首页 鬼影文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素面

素面 by 柳倾禹

本帖最后由 柳倾禹 于 2018-12-5 13:59 编辑

素面
文/柳倾禹
【序】
“这位客官,天气寒冷,吃碗面暖暖身吧。”
一个路过面摊儿的行人连连摆手。
“客官,不要钱的……”
没等云桑说完,那人就匆匆跑开了。
云桑放下手中的碗,叹了口气。
因外敌来犯,秦城兵将和百姓死伤无数,朝廷为雪耻,招兵远征。可军队刚走不到一个月,秦城又开始爆发瘟疫。
硝烟的味道还未消退,再次被瘟疫吞噬的秦城变得更加萎靡不振,萧条的街上只见落叶满地,不见百姓出门。
但不管瘟疫闹的多凶,云桑的面摊儿却从未关张。
云桑在等一个人回来,他是秦军中的一名将士,出征后便再无音讯……
【1】
一碗素面,半勺清汤,几滴酱油,少许香醋。
云桑看着碗里清汤寡水的面,食欲全无。
“我说老板,您这和水泡面有区别吗?不好吃本大爷可不会付钱的!”
面摊儿老板是个青衫男子,模样俊美,长发半束半散,他和他煮的面一样,清清冽冽,干净无尘。
老板听后,不气不恼,只是笑眯眯地看着云桑。
云桑心中不免哀嚎,要是没有“重金”支撑,自己肯定就撂挑子不干了,现在嘛,既然收人钱财,就要替人办事。
云桑拿着筷子拨弄了一下碗中面,嫌弃的挑起几根儿放进了嘴里……
云桑喝完最后一口面汤,放下空碗擦擦嘴,打了一个饱嗝。
“嗝——老板,你这面虽然看着不怎么样,没想到却这么好吃!”
老板没有说话,正在专注的洗碗。
“老板,你再给我煮一碗吧!我多加钱。”
云桑从钱袋里拿出十个铜板拍在了桌子上。
老板停下手中的动作,转过头,眼含笑意:“我这个人有个怪癖,如果是我看不上眼的客人,我从来不会给对方再煮第二碗面。加多少钱都没用。”
“那好吧……那个……”云桑突然卡壳了。
“呃……那个……老板,你帮我倒杯水吧。”
“……”
云桑趁老板不注意,连忙从怀里抽出几页纸扫了几眼,继续说道:“那好吧,不煮算了,我叫云桑,你叫什么?身为男子汉大丈夫,不会连名字都不敢透露吧?”
“明水”
【2】
天刚亮,一个人鬼鬼祟祟的来到林大娘的房间。
云桑揭下面罩,把剧本扔在了桌子上。
“林大娘,我受不了了,虽然你有钱任性,你是投资人,但是云桑这个角色太难演了,昨晚上我还差点忘词儿。”
林大娘眼圈一红珍珠断线,接着拿出小手绢拭泪:“嘤嘤嘤……我儿明水太可怜了,出生没了爹,一岁没了爷,两岁没了……咳咳,娘还在。我之前和你说了,去年明水的马车翻下山,他头部重伤失忆。我啥都没有,我不差钱,我就想雇一个长的像我儿媳妇的人出演这个角色,帮明水找回记忆,嘤嘤嘤嘤……”
“那……要不您再加点钱?”
林大娘一听要加钱,眼泪立马收住,白了云桑一眼。
“你现在的片酬都快赶上一线小花了,年轻人就应该先磨炼磨炼演技……钱就那么重要吗?你要不好好演我就一分钱都不给你!你知不知道@#¥%*……”
云桑为了早点解脱耳朵,心一横——金主说咋演就咋演吧!
“不加了不加了……编剧在哪里,我想和编剧探讨一下剧本。”
林大娘指了指剧本封面的编剧署名,娇羞一笑:“小甜心,其实就是我的笔名。”
“!”

【3】
“小哥,我的酱汤面好了吗?”
“客观别急~您的面这就来了~”
云桑听到客人催促,连忙端起餐盘跑了过去,差点撞上一个起身要走的食客。
明水看着手忙脚乱的云桑,摇了摇头。
午饭高峰期后,也是本场戏结束的时候。
此时,面摊儿里只剩下云桑和明水两个人。
“你吃面吗?”
“……”
云桑一愣,what?剧本里好像没有这段吧!
云桑小心地看了一眼明水:“我是该吃?还是不该吃?”
“随你咯。”
明水端出两碗热气腾腾的面,放在了桌上。

【4】
次日清晨,面摊儿后面的墙角,林大娘给云桑带来了今天的剧本。
“林大娘,你真牛13,还学别国边写边演。虽然你儿子失忆了,但是你为了他就不能把剧本打磨的好一点吗?”
“……”
“还有,我要穿女装!天天穿男装好别扭!”
“再磨叽扣钱了!”
【5】
生意不错,忙碌了一上午的明水算完账后,满意地拍了拍钱匣子。
一旁收拾残桌的云桑,撇了撇嘴:“你说你怎么这么抠门儿,鞋子破了也不换一双,攒钱不花多没意思。”
明水低头看了看自己鞋面,前头果然磨出一个洞。
趁着明水低头,云桑一个健步窜到他面前,伸手去抢钱匣子:“今儿我就要看看这个破匣子里攒了多少钱,让你天天当宝贝一样藏着掖着舍不得用。”
一向稳重的明水突然慌张起来,连连闪躲:“哎呀!云桑,你别抢,我攒钱是要娶……”
后面的话还未出口,一队官兵提枪带棒的就围了过来,官兵按住了云桑。
“征讨外敌,朝廷下旨,凡年满十七岁的男子都要参军。你叫什么名字?”
我……擦……又临时加戏?!林大娘给我加片酬!
明水连忙迎了上来:“几位官爷辛苦了,这小子是我远房表弟,年纪尚小,我代他参军吧。”
一个长官模样的人一瞪眼:“你自然是要参军的,现在军中缺人,年纪差点儿也不打紧,都给我带走!”
明水忙把长官拉到一边,随后二人耳语了几句。
长官打了一个哈哈,看向云桑。
“你这贼小子,瘦的像个小鸡子,害了热病还瞒着,得亏你表哥告诉我了,不然你去参军,将士们都得被传染上病。”长官转过头又看向明水,“你赶紧收拾一下跟我走。我们去外面等你。”
明水没有再看云桑,开始收拾东西。
“呃……那个?我……”
“我攒钱是要娶一位千金小姐,我娶她就可享尽荣华,而你……别做梦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儿小心思吗?”
“你……”
“我忍你很久了!你给我滚!”
最后,明水情绪愈发激动,声音也大了起来,引得门外的官兵纷纷侧目。
云桑气的浑身哆嗦,紧紧攥着拳头:“明水你大爷的!你今儿这戏加的太过分了!老子不演了!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云桑扔了手里的剧本,拂袖而去。

【6】
狂风大作,暴雨降临。
面摊儿在风中微微摇晃,犹如离了群的孤雁。
不远处云桑顶着风雨跑了回来。
云桑推门进屋。
“阿水?”
没人回答。
“阿水,对不起,我明知道你有病……啊不是,是脑子不太好,反正……。”
云桑一边打扫房子一边等明水回来,清理灶灰时,云桑竟然从灶膛里扒出了明水的钱匣子。
匣子里放着银两和账簿。
账簿记录的并非生意上的收入和支出,而是明水的秘密。
云桑,你还记得吗?当年你女扮男装来我的面摊儿吃面,当时已经打烊,食材不全我只能给你下一碗素面,可能是你太饿了吧,竟说素面好吃。此后你就每天都来面摊儿找我……
原来,剧本里的每一场戏都是二人真正经历过的。
只不过失忆的人是云桑,并非明水。
这一切全是明水策划的,但是今日征兵,却在意料之外。
剧未终,人却提前散了场……
合上账簿,云桑泣不成声。
桌上的一碗素面早已凉透。
【7】
城郊。
远征的队伍已离去多日,云桑每天都会在这里遥望远方,她怀里抱着一双崭新的布鞋,上面的针脚结实细密,一针一线都藏着女儿家的心事。

【8】
数月后,秦军虽凯旋,但伤亡惨重。
从死人堆里捡回一条命的明水日夜兼程赶回了秦城。
“云桑!云桑!”
无人应。
“云桑,我回来了!”
面摊儿的门开了。
“阿水!真的是你回来了!我以为你……回来就好。”
走出来的人是隔壁的林大娘。
“林大娘,我没事,我先去找云桑!”
林大娘抓住明水的衣袖。
“阿水,你听说我……”林大娘顿了顿道,“秦军队伍走后,咱们这儿闹了瘟疫,这乱世里,天灾人祸不由人。云桑染病后,还一直在面摊儿前煮面等你回来。可临了……这姑娘命苦哟……”
林大娘说完抹了抹眼泪,走了。
茫茫苍穹之下,负伤在身的明水伫立在面摊儿前,如鲠在喉。
“我攒钱是要娶你……云桑。”

【尾声】
秦城,
时间飞逝。
无名面馆已经开了近二十年,唯独只卖素面。
有人说,素面寡淡无味,如同嚼蜡。
也有人说,素面入口后,味道无比鲜美。
老板则说,若食客心中有情,一碗素面也是佳肴美馔。
老板和厨子皆为一人,他的脸上是看透世事的淡然,半束半散的长发已染上淡淡白霜,他常年身着青衫,烧火煮面,忙碌在灶台间。
夜幕降临,老板看了一眼行人寥寥的长街,关上了店门。
“老板开开门!我要吃面!”
“客官,小店已经打烊了。”
“不会很麻烦的!我要吃的面很好做,一碗素面,半勺清汤,几滴酱油,少许香醋。”

——End——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鬼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