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鬼影文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16-尾声

恐惧偷袭 by 清水衙门

2016年7月10日晚上,正当乐素霞六神无主的时候,202室的门被敲响,她首先想的是那个神秘的男人又来了,心中一紧,她连忙让母亲安静,随后关了里屋的门,操起一把放在大门边的笤帚,通过门镜向外看。
原来是柴康。
乐素霞连忙开了门让柴康进来,柴康看到她的举动,先是一惊,但马上明白了她的用意。
“你怎么来了,能出院了?”乐素霞满心疑惑。
“不,我是偷偷溜出来的,我知道是谁在捣鬼了。”柴康给了一个肯定的眼神。
“什么,是谁?”
“别急,听我说,除了你们接触过那个神秘的男人,楼里还有没有其他事情发生?”
“有,但我不知道有没有关联,中午的时候,401室苏芬找了个开锁匠要打开402室的门,但这个开锁匠不知为何死在了门前,我也是人被医护人员抬走后上楼问了苏芬的外孙子才知道的。”
柴康点点头。
“那就没错了,但具体是谁我还不能确定,但不管是谁,他和王成国一定有关系,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个人现在很可能躲在王成国车库的地下井中。”
“地下井,王成国的,这些你都是怎么知道的?”
“不瞒你说,在王成国失踪之前,他来找我,说是要出趟远门,从他的反应来看,有什么难言之隐,而且还把存折、首饰和房产证让我保管,他如此谨慎,如果不是家中有外人进来,不可能这么做。我想起以前王成国跟我说过一个秘密,就是在他家自行车车库有一条直通地下的地下井,里面有很大的空间,足以躲下一个人。如果换做是我,402室已经不安全了,绝对会找一个相对隐蔽的地方藏起来伺机而动。”
“那这个人到底出于什么目的,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
“你想想看,自从小区被征收以来,开发商经常无故骚扰我们,但是这段时间却没有类似的情况发生,为什么,肯定孤注一掷想一把赶走我们才使出这些阴招。王成国告诉我,他儿子出了事,要大笔钱治疗,如果我是开发商,也会借此机会从他那里找突破口,这样一来,很多事就能解释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哼哼,找到这个捣鬼的人。”
……
过了一会儿,乐素霞安顿好杜翠,和柴康一起下楼来到402室的自行车车库前。和402室的门差不多,车库的门也是普通的木头门,锁也是老式的锁,柴康用工具捅了几下就打开了。开门的一刹那,就看到显露的井口和边上的青石板。
“妈呀,真被你说中了,这人就在下面。”乐素霞表现出女人应有的害怕神情,紧靠在吃柴康身后。
“嘘,小声点,当心被他听到。”柴康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我们……我们报警吧!”乐素霞提议道。
“等等,这样太便宜他了,被他们骚扰了这么久,也该我们反抗一次。”
“你是想……”
“哼哼,来,帮我一把。”
随后,柴康把绳梯一脚踢了下去,再和乐素霞一起把青石板移到井口,以绝后患。
“我们这样做,会杀了他的。”乐素霞担心道。
“放心,我们过些时间再来看看,一时半会儿憋不死他。”
……
可惜的是,让柴康和乐素霞想不到,他们通过门镜观察楼道的情况足有四五个小时,并没有见到任何的陌生人,只有301室的潘琦不知为何匆匆跑离。
两人再次汇合。
“出事了,出事了,我们可能真的杀了他。”乐素霞显得很焦虑。
“不要乱,我们下去看看再定夺。”柴康一边安抚着乐素霞,一边拉着她往楼下走。
再次来到402室的自行车车库,开了门,见到井口的青石板,并没有什么变化。于是乎,两人挪开青石板,用手电筒往下面一照,绳梯依旧好好地掉在下面,观察了一会儿,柴康决定亲自下去找找。
“不要去,太危险了,也许……也许他还活着,在下面等着我们呢!”
“怕什么,这样更好,人赃并获,这样吧,我下去,你在上面接应,万一有什么动静,你就报警。”
“可是……”
“别可是,听我的。”
柴康从他家的自行车车库里取来一条麻绳,然后隔一段距离打结,作为下脚的支点。
很快,柴康也进入了地下空间,寻摸了一圈,确定没有人在,但发现了几处新的鞋印,虽然不知道那个神秘的男人是用什么办法上去的,但可以肯定人已经不在了,也就是说,这人要不返回了402室,要不就已经离开老楼了。
“失策,太失策了。”柴康懊悔道。
“哎,当时就该报警,你呀!”
……
两人从车库出来,寻思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听到一个女人的尖叫声,两人四目相对。
“听到了吗?”
“听到了,好像是302室的小梅。”
“这小子胆子够肥的,竟然还没走,你快点报警,我上去看看。”
柴康快步跑上三层,敲响了302室的门。
没多久,阿强开了门,柴康二话不说就闯了进去,见到瘫坐在地上的小梅掩面痛哭,忙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柴……柴老师,我……我见到阳台……阳台有个死人掉下来,是王成国。”小梅指向阳台的位置,脸却埋在膝盖之间。
柴康立即冲到阳台,朝外望去,什么也没有看到。
“你们搞什么,什么死人!”阿强急切地问道。
“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阿强,照顾好小梅,把门锁好。”说完,柴康再次飞奔上楼。
柴康依旧采用老办法——撬锁,当他进入402室后,人再次消失了,不过他这次找到了一些东西——老鼠药的包装纸,化学仪器,鞋子,颜料,人形模特和猪肉等等。
望着这些所谓的证据,柴康总觉得缺了什么似的,不知不觉走到门口,看了一眼,猛然想起对门401室整晚都没有动静,现在201室的他,202室的乐素霞和杜翠,301室的潘琦,302室的阿强和小梅都出现了,就没有见到401室的苏芬和她的外孙子果果,于是又过去敲门。
开门的是果果,他紧握手机,像是刚打完电话。
“柴爷爷,外婆生病了,我刚刚叫了救护车。”
……
一刻钟后,警车和救护车由远及近,最后停在了老楼小道外面。
乐素霞在老楼前等候多时,见到三个警察和两个医护人员从小道里出现,赶忙相迎。
两个医护人员率先进入401室,把神志不清的苏芬带走,而柴康等在402室门口,向其中一个警察叙述事情经过,另外两个警察查看现场情况。
凌晨一点,是每个人熟睡的最佳时间,但是老楼里没有一个人是能闭得上眼睛的,哦,不,杜翠是个例外,还有另一个例外,就是潘琦。
潘琦被彻底吓到了,他离开老楼,在大街上跑了一公里才停下来,因为接到一个电话,是派出所打来的,请他协助调查。
7月11日,老楼空了,住户们都不在,取而代之的是警察。
派出所安排了一间笔录室,除了苏芬在医院治疗,果果被他母亲接走外,其余人都在做笔录。到了下午,刑警队介入,因为这次事件,给开锁匠牛师傅的死因定了新的调查性质。
……
7月14日,苏芬康复出院,同时,老楼也传来一个好消息。
经过警方调取老楼周围的监控,依次排摸,在7月11日中午于机场登机口逮捕了这个所谓的毛博士,还有与他同行的一位下属。
经过两日的连番审讯,在证据和证言面前,毛博士对犯下的罪行无从抵赖。
原来毛博士本名毛文俊,祖籍广东,香港人士,是英国某大学的心理学和化学博士,在香港经营一家咨询事务所,承接各类委托业务,常又游走于道德和法律的边缘,利用恐吓、威胁、谣言、惊吓等手段胁迫受害者以达到经济利益为主的目的。
据供述,毛博士受董天生的委托,为这家房地产公司赶走老楼的住户,让他们害怕这个地方,自动放弃居住的权力,原本计划是三个阶段,却因为没有掌控好突发状况而发生意外,导致在第一个阶段就被住户发现了踪迹。
毛博士的行为直接导致一人死亡,一人中毒,多人受到精神创伤,而他的下属在小米公寓所做的事导致一人发疯,多人受到精神创伤,并且引起社会恐慌。虽然两人都是香港籍,但根据我国刑法规定,依然适用大陆法律,被判处相应刑罚。
7月20日,大陆警方要求香港警方协助,对董天生进行控制和审讯。
8月18日,董天生聘用八人律师团,经过多次庭审,陪审团一直裁定其无罪释放。
8月19日,香港舆论哗然,董天生就职的房地产公司股价下跌超过三成,由于各方压力,商业广场的建造计划无限期搁置。
8月21日,王成国归国,在机场接机口被警方逮捕,以同案论罪。
8月25日,王成国的儿子因康复训练时再次碰撞脊椎受伤部位,抢救无效死亡。
9月8日,关押看所守的王成国从一个地痞那里得到消息,当初他儿子绑架的大老板故意不报警,真实原因不是为报复才把他儿子打成重伤,而是有人在幕后安排。
10月1日,唯一通往老楼的小道拓宽,并安装了路灯,同时,老楼的楼道口安装了监控。
(完)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鬼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