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鬼影文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15-计划进行中

恐惧偷袭 by 清水衙门

2016年7月9日傍晚,伴随着电闪雷鸣的恶劣天气,一架波音737客机在飞行员熟练的操作下缓缓滑行在漫长的跑道上。就在半个小时前,飞机颠簸地就像即将从空中掉下来似的,这会儿,原本一脸惊恐的乘客们才稍稍放下高悬的心,恢复了平静。
待飞机停稳,舱门打开,心有余悸的乘客们迫不及待离开机舱,每个人的脚步都不约而同加快了频率,生怕落于人后。
在这些乘客的最后,就是伪装成老年人的毛博士。他低着头,每一步都走的很小心,像是眼睛不好,要不是没持导盲杖,别人肯定认为他是个盲人。
渐渐地,毛博士和前面的乘客拉开了不少距离,有个好心的空姐上前询问他是否需要帮助。他顿了顿,立即摆了摆手,继续向前走去。
空姐注意到一个细节,墨镜之下,老人的其中一只眼睛会发光。
出站口,一辆辆出租车排成长龙,轮到上车的乘客们把大包小包的行李往车里塞。轮到毛博士的时候,一个中年胖子从车窗里伸长脖子问道:“老师傅,您的行李呢?”
毛博士上了后座,没有回答而是摊开手掌到胖子司机的面前,淡淡地说道:“这地方认识吧!”
胖子司机在心中默念一遍,回道:“哦,这地方老有名了,您老跑那干嘛去,看您两手空空的样子,不会是跑到机场来闲逛的吧!哈哈!”
毛博士眼睛一亮,提了提镜框,说道:“有名,为什么?”
胖子司机启动车子后回道:“原来您不是住那的啊,怪不得眼生,这事儿你可算问对人了,我给您老好好讲讲。那个小区大概是八十年代初建造的商品房,我们家过去就住在那里,所以对那一带非常熟悉,现在想起来,还很怀念啊,您别说,当时能住得起楼房的能有几个人啊,是吧,当时很多人都羡慕我家,上学方便,房子又……”
毛博士不由分说打断了胖子司机的话:“说重点。”
“抱歉抱歉,”胖子司机尴尬地笑了笑,继续说道,“小区的地理位置好,是块香饽饽,不是么,今年元旦就被开发商看中,要造个什么商业广场,我家老爷子就和大多数人一样,拿了一笔钱就迁走了。可还是有六户人家是死活不肯迁,还都住在同一幢楼里,六幢楼只剩下这幢老楼了,当时闹出很大动静……”
胖子司机还在侃侃而谈,不过接下去的话没有一个字能钻入毛博士的耳朵里。
说话间,天已经黑了下来,出租车缓缓停在了一条羊肠小道外。
付钱下车,毛博士快步进入小道。小道两边是高高的围墙,路面坑坑洼洼,当他踏上这条路的一刻,冷寂的感觉油然而生,不禁联想到恐怖的场景。他谨慎地向四周扫视了一圈,接着摘下墨镜,露出一对异样的眼睛,向前方快步走去。大概五十米后到了尽头,在他的右前方矗立着一幢老楼,在月光下散发着孤独荒凉的气息。
毛博士在老楼前抬眼望去,有四户亮着灯,隐约有人影在灯下走动。这时间进去太过冒险,于是快步走进狭窄漆黑的楼道,率先进入到402室的自行车车库。这个车库只有不到2平方米,已经堆满了杂物,而独独留出中间的位置。这个位置的地面放有一块青石板,移开青石板后露出一个地下井入口。
只有王成国知道,在他家402室的自行车车库下有一个隐蔽的地方。地下井的井筒大概有五米的深度,再下面还有一个很大的空间,地下水已经干涸了,但旁边有河流,地下空间还是很潮湿的。在老楼建造之前,这口地下井原来是船厂所有,但是后来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填埋。
王成国赴香港之前,受到董天生委托购置了不少道具,虽然不知道干什么用,但还是照办,而且都藏在了地下井里,包括方便下去的绳梯。毛博士顺着绳梯下去,和外面想比,这里阴冷很多。落到地面,他看到了一堆用薄膜覆盖的东西,掀开薄膜,一一检查,然后一样样带上去。
毛博士在自行车车库里消磨了两个小时,实在受不了闷热的空气,于是出门透口气,顺便看看情况,见每户都熄了灯,这才敢走上楼道。
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毛博士到了402室门前,掏出两把钥匙,只听“咔擦”一声,铁皮门应声而开,接着又是“咔嚓”一声,里面的木头门也开了,顿时扑面传来一股子冲鼻的霉味,让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这时,毛博士听到身后有动静,连忙把门关上,静静等待了十秒钟后,隔着门板听到有脚步越走越近。
“啪啪啪……”门外的人敲了三下门。
“老王,我是阿芬啊,我知道你回来了,快出来啊……”
毛博士躲在门后,安抚住起伏不定的心脏,想不到他一时疏忽,差点被人发现,按照王成国给的住户信息,对面401室住的这个老妇人叫苏芬,是个平常的家庭妇女。三楼有两户,302室,是两个外地人,叫做阿强和小梅,是夫妻,经营水产生意,301室,是个高中生,叫潘琦,患有少白头。二楼的202室是一对母女,母亲叫杜翠,下身瘫痪,女儿叫乐素霞,是个会计,201室住的是一个男的,叫柴康,是个民办培训学校的老师。
等了有五分钟左右,透过门镜观察,确实没有人在了,毛博士这才放下扛在身上的一堆道具。
毛博士缓缓走进卫生间,忍着一股霉污的气味取下墨镜,对向镜子把头发往后一提,把假发脱下来,接着在手指的揉搓下,一张老年的人皮面具慢慢被摘了下来。
这张人皮面具是特制的,结合多种高科技材料,能够完全贴合每种脸型,并且触感和真皮一模一样,就是整容医生也无法判断真假,只是有一个缺点,就是每隔六个小时必须拿下来清洗面部,并且要用专用的清洗剂,不然会产生副作用,对皮肤造成永久的伤害。毛博士不用开灯,但无法不用水,在处理完面部后,刚才还是一副沟横交错的老人脸,此时已是一张棱角分明的青年相。
毛博士是个一丝不苟,或者说是有强迫症的人,他绝对不允许自己出现差错。他后思忖片刻,决定速战速决,免得夜长梦多,今晚就准备开始行动。
深夜十一点多,毛博士听到有急促的脚步声在楼道出现,他马上跑到厨房的窗台探头下去,依稀见到一个体态瘦小的中年女人匆匆忙忙往外赶,从年龄和外貌来看,判断是202室的乐素霞,不知道什么原因会在这个时间出去,那么,202室不就只剩下一个杜翠了么。太好了,就从这个瘫痪的老人开始试手。
既然是个瘫痪的人,就不适用任何道具,只能从心理学的范畴去控制,他想到了催眠法。
在现代社会,每个人或多或少都存在某种心理疾病,催眠能够治疗人的心理病态,同样能让一个看似正常的人变得不正常。
睡眠过程是每个人的意志力相对脆落的时候,现在杜翠肯定在睡觉,毛博士掌握了每户的电话号码,于是直接拨通了202室的固定电话,他将运用专业的语言技巧和充满磁性的播音员的口语,最大程度地来诱导测试对象做出不寻常的举动。
因为不是面对面直接催眠,要求毛博士只能通过杜翠的口头反馈来把握杜翠每个阶段的变化,这需要他不能有一个字的错误。每个人都有个体差异,通过配合其说话内容来一步步诱导其进入到另一个为其准备好的世界体系,尤其是第一次,需要比较长的催眠时间,毛博士运用扎实的催眠技术,没几分钟就得到了杜翠的信任,但是想诱导杜翠听从他的指示,整个过程持续了一个多小时。
毛博士成功了,并且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竟然让杜翠站起来了,这是他始料未及的,在历史上,只有一个人能做到,就是被誉为“现代催眠之父”的美国心理治疗师米尔顿·艾瑞克森。
这个时候,毛博士异常兴奋,信心倍增,也让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让杜翠跳河。
挂了电话,毛博士走到阳台,在几分钟后,果然见到了杜翠出现在矮墙的豁口上,眼见杜翠即将要跳下去,毛博士有点后悔了,但幸运的是,女儿乐素霞恰好赶来,阻止了悲剧的发生。
毛博士捏了捏眉心,嘴角微微扬起。
7月10日11点30分。
旅途的劳顿和一夜的劳累让毛博士睡到第二天的中午才醒,他来到卫生间,盯着镜子中自己的左眼,无奈地摇摇头,因为昨晚过于激动,竟然忘了把假眼球摘下来,此时是又酸又疼。是的,毛博士的左眼在他还是学生的时候,因为一次化学实验被烧伤了,不得不摘除整个左眼球。但得到董天生的资助,不仅让他走出阴霾,还用科技手段为他安装了一个夜视眼球。
在无光的状态下,夜视眼球的瞳孔呈现荧光色,在有光的状态下,和正常眼珠无异,外表看不出来,不过这毕竟不是人体原有的器官,所以每隔十二小时必须拿出来进行无菌消毒。
毛博士在进行消毒的时候,察觉背后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回头一看,竟然是只大耗子。也不知道这只大耗子从哪里跑进来的,见到人也不怕,一直在原地打转,还做出古怪的动作。毛博士发现原来是这只大耗子的四肢和皮毛被零碎的硬板纸黏住,而古怪的动作像是在请求他帮忙似的。
毛博士顿时来了兴趣。
我们会把首次尝试某件事的人称为“小白鼠”,这源于科学家在做动物实验时,经常选择小白鼠作为实验对象,不仅是因为老鼠的基因序列和人类的相似,还因为老鼠具有一定的智商水平,有很多专家和报道都说老鼠的智商相当于八岁儿童,这绝不可信,有两方面原因:一是智力水平需要综合分析,和人类一样存在个体差异;二是世界上还没有一种测验方法是完美的,无法准确量化一种动物的智商高低。
但话又说回来,这只大耗子显然和平时见到的有所不同,不能说智商高到哪里去,但是求救是每个动物的本能,老鼠也不例外。毛博士接触过小白鼠,所以对这只特别的大耗子并不反感。
毛博士消毒完毕,并清理了眼眶,在把假眼球戴上后,蹲下来为这只大耗子一一取下黏在其身上的硬板纸。这只大耗子很配合得被来回摆弄,也不叫唤,像是在享受难得的按摩。
完后,大耗子围着毛博士的脚边转了好几圈,叫唤个不停,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一只向主人讨宠的小狗呢。
毛博士会心一笑,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幕。
大耗子活动自如,到处乱窜,最后顺着木门下方的一条缝隙钻了出去。本以为这只大耗子就此自在了,想不到门外却传来异常的声响。
毛博士往门镜里看去,吃惊不小,哪里来的一个七八岁的男孩。男孩身后是401室洞开的大门,不用说,这男孩就是从里面出来的。
毛博士马上联系了董天生,从王成国口中反馈的结果是这个小男孩是苏芬的外孙子,暑假是不回来住的,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会出现。
毛博士无奈,接着看下去,男孩的行为让毛博士为之一震,男孩竟然用筷子凶狠地往大耗子的脑袋戳去,一下下毫不手软,顿时血水脑浆四溅,一地的污秽。隔着门,毛博士都能闻到从中散发出来的恶臭,要不是不能暴露身份,他真想教训一下这个顽劣的小子。
就在这会儿,楼道里走上来一个人,是苏芬,她阻止了男孩的行为,并用报纸把死耗子包起来扔了。但是苏芬离开前凝视402室的眼神告诉毛博士,这个老妇人不简单。
果然,一个小时不到就证明毛博士的预感准确无比。
……
毛博士一直待在厨房,就着压缩干粮往下观察,见到苏芬领着男孩,后面还跟着拎一铁箱子的老头,箱子上用红色颜料写着六个字——小辫子开锁店。
毛博士心想坏了,这是要破门而入啊,待他们上来后,从门外两人的对话中也得到证实,这破门根本抵挡不住一个开锁匠的技术,可怎么办啊?
对了,毛博士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为了不暴露,只能赌一把。
道具中有一个男性特征的人形模特,全身裸露淡黄的皮肤颜色。毛博士赶紧用化妆工具在其僵硬的脸上涂描五官和色彩,制造成狰狞可怕的模样,再戴上假发,穿上一套衣服,摆放在了正靠门缝的位置。
几乎是在毛博士摆放好人形模特的位置的同时,铁皮门应声而开,他躲在里层的木门后窥视,同时用自己的身体施压尽量不让木门打开过大,紧张得等待这惊险的一刻。
哪知木门刚被打开一道缝隙就停止了,紧接着这开锁的老头直直地向后倒了下去,差点把站在他身后的苏芬也撞倒。倒下的老头圆睁一双大眼,直直地注视402室的门镜,也许是这一刻他已经发现躲在门后的人,一个把他害死并窥视全过程的人,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生命是脆落的,脆落得只需一眼。
因为时间仓促,毛博士只对人形模特的面部进行修饰,却产生了意料之外的效果,这个开锁的老头就这样被活活吓死了。当救护人员把他抬下楼的时候,毛博士悄无声息地关上了门。
一时安全,却为此付出了一条生命的代价。
出了人命,这可闯大祸了,毛博士赶忙掏出手机,本想通知董天生,可转念一想,刚来这里什么都没做,就这样灰溜溜逃走,不仅拿不到金额可观的酬劳,还会丢了多年的信誉,这绝对不行。
无论如何,这次行动一定要有个结果。这时,位于小米公寓进行任务的下属给他打来了电话,报告血脚印任务的情况,因为时间冲突,毛博士不得不把小米公寓的任务交给一个下属。在一番交流后,两人都决定在今晚午夜前完成任务,提前离开。
随后,毛博士担心警察万一来调查会发现402室有人,就想去地下井暂避,当他下到二层的时候,202室的乐素霞刚好上楼来,这会儿再回身上楼已经来不及了,于是再次故技重施,对乐素霞也进行了一次催眠。
和杜翠不同的是,乐素霞此时的状态是清醒的,简单的言语已经无法做到正常催眠,但这难不倒毛博士,他在乐素霞还没有发现他的时候,飞奔撞去,一下子就把乐素霞撞懵了,这就是让受催眠者能够被瞬间催眠的一个重要前提。接着,毛博士在口中塞入小型变声器,模仿起杜翠的说话声。
在昨晚和杜翠的通话后,毛博士已经掌握了杜翠的声线和语气,效果完美,没有让乐素霞有任何怀疑,最后顺利进入202室。
毛博士和乐素霞聊着家常,这些都是从杜翠那里听来的,再组织一下语言,简直和杜翠一模一样,一边催眠乐素霞,一边观察屋子的环境,他注意到杜翠正在里屋酣睡,这样下去很快会醒,所以待在这里的时间越长越危险,于是趁乐素霞还没有清醒过来,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了202室。
毛博士怎么也想不到,这次临时起意让他陷入困境。
从202室出来,毛博士向402室的自行车车库走去,路过楼道信箱的时候,瞧见从301室的信箱掉出半张报纸,他随手一翻就看到本市的一则新闻——是发生在一幢公寓电梯内莫名出现血脚印的离奇事件,外人把这个新闻当新闻看,但他实在太了解了,本来就是他的任务。
毛博士把报纸重新塞入301室的信箱,在把车库的门关上之前,楼道内走进一个一头白发的年轻人,是301室的潘琦。只见他打开301室的信箱,从里面拿出刚才他塞进去的那张报纸。
地下井的空气不流通,但有个好处就是相对室外还是较为阴冷的,待在下面能让人享受暂时的冷静。
天已经黑了,但毛博士还在为思索一个妥善的解决办法而苦恼,不料这时,又有麻烦上门。他听到上面有一连串的脚步声经过,接着是窸窸窣窣的撬锁声,听声音近在咫尺。不好,他马上跑到井筒正下方,抬眼看去,数道光影闪现,果然是车库进来了人。他不知道谁会撬锁进来,总之不可能是王成国,但无论是谁,他都很有可能被发现,而且成了瓮中之鳖,逃都逃不走。
来路是回不去了,只有在去路上想办法。毛博士在地下井中转了几圈,一个可以躲藏的角落都没有,完全是暴露在外的棱棱角角,他真想再给自己一拳,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原以为躲藏在此会安全很多,却反而陷入困境,早知道尽早离开,可现在再后悔已经晚了。
上面断断续续传来一男一女的说话声,听不清在说些什么,过了有一会儿,有个东西重重地掉下来,毛博士探出头去一看,气得咬牙切齿,原来是绳梯。因为井筒有五米左右的深度,下到地下井要靠绳梯的辅助,上去的时候也是,所以绳梯是不能撤去的,一旦撤去,就意味着出不去了。不仅如此,那一男一女还把青石板移到井口,这下彻底封住了出口。
毛博士的假眼球有夜视功能,不至于没入黑暗之中,但这又能怎么样呢,环顾四周,鸦默雀静,这里仿佛就是一所不见天日的地牢。他想打电话求救,但是地下没有一点信号,即便是紧急电话也是无法拨通。
这个沉重的打击使他的脑子一片空白,好像成了一只的无牙老虎只能丧志等死。死可怕吗,不可怕,只是结束一段不堪的生命,可怕的是等死。等死是对生理和心理的双重考验,是一段极其煎熬痛苦的过程,没有哪个人能坚持下去到最后,结果依然还是会选择亲手了断自己的生命。他可不想坐以待毙,他还有很多事要做,这异国他乡绝对不是他应该留下最后一口气的地方。他知道负面情绪会影响一个人的决定,此时正需要一个积极的状态来面对险峻的环境,他告诉自己需要振作,自己是能克服一切问题的。
毛博士冷静下来,顿时豁然开朗,他走到下井口的位置,往上观察,井筒直径在一米二左右,而且内壁凹凸不平,用双手、双脚和背脊撑向内壁,各自使力,爬不上去的可能性很大。这既有视野,也有体力,于是他捡起绳梯缠在腰间,看准位置一点点往上攀登。
约莫过了有二十分钟,毛博士即将接触到封住井口的青石板,此时已经是满头大汗,手脚酸麻,就差最后一步了,也是最关键的一步,必须一鼓作气。他用背脊和双脚撑住内壁,腾出双手把腰间的绳梯解下来。绳梯上端有两个铁钩,是用来挂住井口边沿的,幸好青石板不是平面,即使完全覆盖也留出不少空隙。他利用这些空隙把铁钩往空隙里塞,加上青石板的重量,绳梯被牢牢固定住。接下去,他一脚踩在绳梯上,一脚踩在内壁的凸石上,稳住重心后,双手开始移动青石板。
青石板说重不重,说轻不轻,但身下没有稳固的使力点,唯恐用力太大会踩塌绳梯,他只能适当释放力量。这个过程又维持了二十分钟,青石板才被移开一半,这个空间足以让他逃出生天。
毛博士躺在狭小的自行车车库内,累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望着耷拉在门上的锁头,心中充满了愤怒。
毛博士从地下井上来后,又把绳梯丢了下去,然后把青石板移至井口,他这么做是因为自行车车库的锁坏了,困住他的一男一女随时有可能再来,他要造成自己还困在井下的假象,让所谓的“敌人”放松警惕。
如果现在从楼梯上去,很可能就人发现,于是改从另外一条路走。他之前观察过老楼的环境,落水管暴露在外,直接从地面贯穿到楼顶,而且就在西侧的阳台旁边,伸手就能够到,楼层的空调室外机和防盗窗也为攀爬提供便利,重要的是402室没有安装防盗窗,简直就是一个天然的进出口。他玩过很多年的攀岩,对攀爬有这么多可依赖的支点的墙面根本不是难事。
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需要马上做好准备。
晚上九点三十分,毛博士把接下去的道具都准备好了,先从301室开始,他看到潘琦读过报纸,就联想到了血脚印事件,如果对象对恐惧内容有一定印象,会在潜意识中加深其恐惧程度,所以他就在这里上演一次血脚印事件。
毛博士把王成国的一只鞋的鞋底涂上红色颜料,在301室的门上轻轻一印,然后等到十点整,重重踢上一脚,接着飞奔上楼,进402室后,静静听着楼下的动静,约莫一分钟后,他听到一声咒骂,而紧跟着,又传来重重的摔门声和一连串的奔跑声。
毛博士从厨房窗口看下去,潘琦发疯似的跑出楼道,淹没在黑暗之中,不知道跑向何处。
午夜十二点,毛博士把302室和401室的门外的电闸关了,这样才能让接下去的行动发挥到最佳效果。
一只大耗子让毛博士有了灵感,他从信箱里把所有的老鼠药都收集过来,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提取氟乙酸钠,这是老鼠药的组成成分,有剧毒,因具有二次毒性,已被法律明令禁止使用和生产,但是老鼠药中依然会有少量的添加。
对于毛博士来说提取氟乙酸钠易如反掌,而且只需要简单的水作为溶剂,就能轻松提取到100%。在提取完成后,他把这些剧毒的白色粉末溶入喷壶中,系上王成国挂在阳台用来晾衣服的竹竿和一条细绳,伸入到401室的阳台内。
401室的阳台就像一个菜园子,里头种着许多的瓜果蔬菜,这个季节正是枝繁叶茂的时候,竹竿伸过去难免会触碰到,就像两个手掌在狠搓纸巾时发出的“沙沙”声。
毛博士一手提竹竿,一手拉喷壶的按柄,把里面的剧毒物均匀洒到空气中,因为毒量较少,不能够致人死亡,但一样能让人中毒,甚至产生幻觉。“沙沙”声引来了苏芬的好奇,只要一接近有毒的空气就会中招,这让她陷入了无法自拔的深渊。
这个过程只花了两分钟就完成了,接下去,毛博士还是使用人形模特这个道具,不过和之前相比,这次改造得更加逼真,因为要吓唬一个老人可以,但要吓唬一对年轻夫妻可就不容易了,不仅是五官,连身体的其他部位都改造得和真人无异。
毛博士把人形模特的肚子切出一个洞,然后把王成国冷冻在冰箱的大量的猪下水塞进去,形成一个肚满肠肥的体态,同时把那张人皮面具贴在人形模特的脸上,再在这张脸皮上划上几刀,做完这些后,用铁丝捆绑全身,这样做一是不让那些猪下水掉出来,二是方便快速回收,最关键的一步就是淋上“鲜血”,当然不能用真血,那就需要酚酞片和洗衣粉的结合,众所周知,酚酞是一种酸碱指示剂,只要加入到含磷的洗衣粉水中,就会呈现红色,看起来就和血的颜色差不多,而且有个好处,就是在洗衣粉水挥发后,又会变回无色,这样一来,就不会留下证据,最后把两者的溶液倒在人体模特上,一个皮开肉绽、鲜血淋漓的“死人”便大功告成了。
毛博士从阳台外把人形模特倒吊下去,302室就在楼下,如果不出意外,很快会收到效果,果然,在人体模特出现在302室的阳台时,一个女人的尖声大叫回荡于整个夜空之中,随后他果断收上人形模特。
202室,301室,302室,401室,都完成了,现在只剩下201室的这个叫柴康的人了。毛博士未见过这个人,好像根本不住在老楼似的,不过记得昨天夜里十一点多,乐素霞抛下瘫痪的杜翠匆匆往外赶,怕是和柴康有些关系。
即将大功告成,毛博士不想因为这一个人导致任务烂尾,于是拨去了柴康家的固定电话,想查查这个人到底在不在家。在电话还有拨通之前,402室的铁门却被撬开了。
“铮!”这一声金属质感的碰擦,让毛博士的耳朵立刻竖了起来,如同被针尖猛刺一下,浑声的皮肤泛起一层鸡皮疙瘩。
是谁,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竟敢闯进来,对了,是那一男一女,不好,这是等不及直捣黄龙啊,毛博士自叹倒霉,根本来不及收拾,赶紧往阳台跑去,再次从这个位置下去。在第二道木门被打开之前,他迅速翻越阳台边缘,手脚并用,在夜幕下如同身手矫健的猴子。
这是毛博士第一次尝到失败是什么滋味,所有的一切都白费了,当那一男一女进入402室,谜底就暴露无遗了。
寂静的深夜,毛博士走在宽敞无人的街道上,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现在最重要的是尽早脱身。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鬼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