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鬼影文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06-紫竹林寻人

恐惧偷袭 by 清水衙门

2006年7月9日晚上,萤火虫漫天飞舞,一个偏远农村里的村委大院里摆上了三十多桌酒席,这是阿强和小梅的新婚宴,双方亲戚和村里人都来道贺,顺便吃上一顿白食。
给阿强和小梅置办婚宴酒席的人姓孙,是村里出了名的酒鬼,孙酒鬼四十来岁,倒娶了个相差十多岁的媳妇,他媳妇有个好听的名字——巧儿。
巧儿年纪轻轻嫁给他,肯定不是看中他嗜酒的毛病,而是这个女人的娘家人都死光了,像这种家世背景在农村人心里很忌讳,谁都不愿意娶这种不祥之人。其实,孙酒鬼除了嗜酒如命和年纪稍大一些,倒也没什么恶习,嫖和赌一概不占,家里有田有房,还有一门厨艺,村里村外要是哪家婚丧嫁娶置办宴席,都会请他去操持,收入还挺可观。
傍晚开的席,一直吃到八九点,等大伙儿吃饱喝足走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孙酒鬼还在一大圆桌前喝得五迷三道,拍着大腿唱着小曲,意犹未尽的样子,最后要不是巧儿来领人,恐怕这晚上就醉死在了酒桌上。
可回家之后,孙酒鬼继续在家里喝酒,到了半夜,巧儿起来找人,孙酒鬼却下落不明。
巧儿转了大半个村子愣是没找到,对于孙酒鬼在深更半夜会跑去哪里,巧儿是一点头绪都没有,此刻又气又急,心说他能去哪里呢。猛然间,巧儿看到了不远处的土地庙。
巧儿想到去土地庙找人不是因为土地庙有多灵,而是土地庙在上个月月底刚刚修缮完工,而在修缮期间给工人们烧饭做菜的活儿,是村委会包给孙酒鬼的,所以土地庙算是他最近经常待的地方。巧儿也不知道能去哪里找他,算碰碰运气,就是找不到,拜拜土地神也能求个心安。
话说巧儿直奔土地庙,土地庙修缮一新,比以前讲究多了,雕梁画栋,无限气派,可在这个节骨眼上,巧儿是没有心情去欣赏的,别人是进庙烧香,她则是跨槛寻人。
巧儿在土地庙走了个来回,发现供桌上的红绸布的一角被风吹得起劲。红绸布红得艳丽,下垂的七彩流苏更是晃眼,仿佛有什么东西想进去又进不去,有什么东西想出来又出不来。
巧儿以为孙酒鬼就藏在里面,倒要看看这缺心眼的货儿能醉到什么地步。殊不知供桌底下,绸布后头,不是一个酒气熏天的大活人,而是一个破衣烂衫的死乞丐。
这一瞧,真是钟鼓楼上的麻雀——吓破了胆,划破夜空的尖叫随即引来附近村民的注意,巧儿摔在土地庙的门前,爬不起来。
事后有围观的村民报了警,警方依律对巧儿进行调查,所幸经过法医验尸后证实乞丐是病死的,并不是刑事案件,虽然证明了乞丐的死亡和她无关,但着实把她吓得不轻,同时警方也怀疑她深夜来土地庙的动机,巧儿趁此机会道出了孙酒鬼失踪的实情。
因为失踪时间不长,所以警方并没有立案,只是通知了村委会这个情况,转天中午,巧儿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一到门口就见到了村治保主任和片区联络员。巧儿把他们两人请进屋,详细说明了情况,随后又发动村民在全村的各个角落去寻人。可一天下来,一无所获。
到了第三天,派出所的民警终于立案,这也预示着孙酒鬼的失踪成了事实。
经过长达一个月的寻找,孙酒鬼的失踪成了村子最大的谜团,也同样成为村民们茶余饭后讨论的唯一话题。这种事从来没有发生过,也正因为如此,巧儿再次成为众矢之的,尤其是孙家亲戚,不依不饶地来责难她,甚至想绑了她扭送派出所。要不是村支书力保,恐怕这一次巧儿要吃哑巴官司了。
……
2006年8月12日清晨,巧儿突然造访阿强和小梅家,阿强和小梅见她头发打绺、脸色蜡黄、衣裤不整、鞋袜不齐,显得一副不修边幅、双目却炯炯有神的怪样子,不知道是何原因,但也猜出七八成,肯定和孙酒鬼有关。阿强和小梅也曾经和大伙儿一起去帮她找人,明白她的苦楚,这次她前来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难处。
话是没错,当阿强和小梅听她说刚刚见到了孙酒鬼,都是大吃一惊。
既然见到人了,为什么巧儿还跑来找阿强和小梅呢,不是应该把人留住么。据巧儿说,她是在紫竹林见到了孙酒鬼,但是孙酒鬼崴了脚走不了路,所以让她回来找个人过去,因为知道阿强有辆摩托车能带人,所以就找过来了。孙酒鬼就是那晚在阿强和小梅的婚礼宴席后失踪的,或多或少都有所关系,所以阿强爽快答应,简单收拾一下后,就出发了。
说起紫竹林,自然联想到观音菩萨,名著《西游记》中,孙悟空为求观音菩萨相助,只身来到紫竹林被黑熊精故意刁难的这一经典场景想必还留下不少印象。相传观音菩萨当年借山开道场,看中普陀山,可惜山上被一蛇王盘踞,就和蛇王打赌,只要蛇王绕山三匝则不强求借山,蛇王轻敌,一匝都绕不上,殊不知是观音菩萨施法把山放大,后蛇王又要求观音菩萨施显神通才肯最终相让,观音菩萨只好再现神通,从一块普通的石头上变出无数紫竹,后才有了紫竹林,紫竹林也成为观音菩萨的住所。
传说固然美妙,但这里所说的紫竹林就相去甚远了。紫竹林离村落有七八里的路程,加上又是山路,徒步要走上一个小时,这巧儿一大清早就回到村子,那岂不是天蒙蒙亮就在紫竹林,孙酒鬼又没法通知她,她又是怎么会知道到那里去找人的呢,难道是两口子之间的心灵感应不成。
一路上,巧儿都没有说话,很安静地坐在阿强身后,阿强却越想越不对劲,那片竹林平时很少有人会去,路难走不说,竹林里还遗留不少荒坟。
原本紫竹林所在的区域是周边几个村落埋葬祖坟的位置,国家提倡“火葬”政策后,还修建了公墓,号召附近的村民陆续迁坟,再后来又提倡“退耕还林”政策,这片土地就种植上了一株株紫竹。可里面的坟墓多了去了,有的都已上百年,坟头都不见了,墓碑上的刻字都已模糊,无人认领便成了无主孤坟,时间长了就成了泥土的一部分。
坟墓这东西谁也不想有多么亲密的接触,毕竟和死人有关,而且也不吉利,没事谁跑哪里去,多晦气呀,所以人迹罕至,也没有像样的山路。孙酒鬼一个人跑去那里做什么,巧儿又为什么会去呢。
这天天气不好,阴云密布,几天了都这样,进山的黄泥路黏黏糊糊,摩托车的车胎沾上了厚厚的黄泥,鞋子和裤腿也被飞溅的黄泥弄脏。
不经意间,阿强注意到一个细节,他和巧儿的鞋面、裤腿都被沾染了不少黄泥点子,因为他们没有下地走路,所以鞋底是不该有黄泥的,那就怪了,巧儿不是说来过紫竹林么,黄泥路是必经之路,既然这么着急要去接孙酒鬼,又没有工夫整理仪表,哪还会回家再换双鞋子,她的鞋底竟然也是干净的,这又是怎么回事。
阿强的心中又多了一分不解。
出了村,经过黄泥路,越过一个小土坡,不久后,目的地便到了。
茂密的紫竹林内影影绰绰,和阴暗的天空连成一片,一大团薄雾弥漫其中,看不清前方的路在哪里。阿强停下车,因为接下去只能步行,他把摩托车熄火,便问巧儿该怎么走。
巧儿环顾四周,不知道是在确定方位还是在欣赏风景,过了一会儿,指着一个斜坡说就是那里。
阿强甩了甩身下的泥点,和巧儿一前一后往竹林深处走去。
每株紫竹都生长旺盛,足有两三层楼那么高,隆起的竿环呈白毛,竹竿通体紫黑色,就像木炭一般,长条锥形的绿叶盘踞而上,稠密均匀,透不下一点光亮。走入林中,地面不平却置身于一片竹香之中,不禁联系到挖掘竹笋的情景,所谓“九前冬笋逢春烂,九后冬笋清明旺”,但这个季节已经过了挖竹笋的最好时候,地面涌现许多大大小小的坑,想必是清明时节上坟的人经过挖走的,所以步伐不能过大,不然容易跌倒。
阿强记得巧儿说过,孙酒鬼在竹林中崴了脚,可能就是这些笋坑害的,这里视线不好,很容易着了道,所以不敢走得太快。
渐渐地,阿强发现周围的气氛有点怪,沉闷地喘不过气来,扫视一圈,看不见巧儿的人了。
阿强本就对巧儿有所不放心,眼下巧儿莫名消失,更加深了他的顾虑。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阴风阵阵,暗无天日,想起来真是那棺材里打铳——吓死人。
虽然是大白天,但阿强也不敢大声招呼,一边往回走一边伸长脖子向周围招呼巧儿的名字,约莫过了十几二十分钟,也算不清时间了,人是一个没找到,倒把自己弄迷糊了。
要完,迷路了。
在野外,没有辅助工具的情况下,迷路自救的办法有很多种,一是看树桩的年轮,较密的一方为北,二是白天看太阳的方位,晚上看北斗星的方位,三是树叶的茂盛程度,密为南,稀为北,四是看固定目标,如建筑物朝向、河流流向等标识。可这些方法在遮天蔽日的竹林内,一点用都没有。
阿强有一米八的个头,又壮壮实实,但胆子还没练到家,孤身一人,毫无头绪,可算是急刹车摔倒——身不由己啊。
阿强没想到竹林这么大,来时也没有留下返程的记号,这会儿只能凭借记忆摸索,可道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老天爷像是在故意刁难他,顷刻间大雨倾盆浇灌下来。
这月份的天气闷热,所以身上只穿了单衣单裤,不过雨水猛然一浇,浑身也打哆嗦,要是有个躲雨的地方就好了。还真是巧了,被他找到一样东西。
离他不远处的位置赫然出现一块草席,大小刚好能遮挡一个人,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一闪身就跑了过去,还没有高兴几秒钟,脚下一空,整个人就掉了下去。
连反应都来不及,阿强就摔了个七荤八素,骂骂咧咧站起来,才知道掉进了一个地洞。幸运的是这个地洞也就两米来深,底部有泥土和竹叶作为铺垫,没有受伤,但被吓得不轻。再摸索这个地洞,洞壁有凿痕,绝不是天然形成的,还有团粗糙的麻绳散落一旁,那百分百肯定是有人故意挖的,是抓猎物的陷阱,但又不太像。因为这个地洞虽然够深,但不是垂直向下,有一定的倾斜角度,而且恰能容下一个人的身位,试问哪个笨猎人会挖这种陷阱的。
既然不是一般的地洞,也不是一般的陷阱,会是什么呢,想来想去,一下子联想到紫竹林过往的历史,两个字浮现在他的脑海中——盗洞。
紫竹林所在的区域之前是附近村民埋葬祖坟的地方,迁走了大部分,但还是遗漏下了一部分,传说里面有好几百年的古墓,莫不是盗墓贼相中这里,偷偷来挖掘陪葬品的。
想到这,阿强不由打了个寒噤,听说过盗墓贼带走陪葬品的,还没有听说过哪个盗墓贼会带走古尸的,现在所处的位置不是就和那些枯骨近在咫尺了。他好心陪巧儿来找人,却阴差阳错掉入了盗洞,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是越想越心寒。
阿强勉强站起来,拍了拍黏湿的尘土,想要赶紧逃出去,但沿洞壁流下不少雨水,又湿又滑,苦于没有攀爬的抓手,只能干着急,不过盗洞也不是一无是处,能遮风挡雨,只能等雨停了再想办法。
多了许久,老天爷还没有让雨停下的意思,阿强有些待不住了,在这样下去,死在这里都没人知道。他想到了小梅,这么久还没有回去,小梅一定很担心他,会不会叫人来找他呢,这个地方这么隐蔽,会不会永远找不到,他答应小梅去城里赚大钱,这个许诺还没实现呢,为了结婚,欠了不少外债,万一他有什么不测可怎么办,小梅又怎么撑起这个家。胡思乱想中,忽然一个大胆的念头油然而生——盗墓。
阿强早就注意到盗洞的末端是一面砸开的青砖墙,鉴于里面又黑,手上又无照明工具,所以不敢贸然进入,此时他也豁出去了,俗话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运气好还能顺件古董,解决燃眉之急。
在意外之财面前,又有多少人能无非分之想。
怀着侥幸和忐忑的心情,阿强爬入青砖墙内,感觉空间大了很多,充满着一股浑浊之气,伸手不见五指,只能靠脚步慢慢往前挪,脚下的地硬邦邦的,不知道是什么石料铺成,走了几步,踩到一个塑料袋,发出阵阵窸窣声。
塑料袋不是空的,里面装有东西,阿强拿出来摸了摸,是两根手指粗细的条状物,会是什么呢,他拿到墙洞外一看,竟然是还未拆封的荧光棒,想必是盗墓贼剩下的,兴奋之余,连忙拆了包装纸用力一掰,几乎同时,荧光棒发出蓝色的光亮。
虽然荧光棒的可照范围极其有限,但比瞎子摸黑强太多了,阿强像是捡到了宝,忙不迭地往里走。
这貌似是一间空旷的墓室,面前有数块四方的青石横躺在地上,地上胡乱散落着一些瓦罐的碎片,其中还有不少已凝固的泥鞋印。阿强见这些瓦罐没什么价值,便没有捡拾,起身走了两步,就被一具石棺挡住了去路。
阿强第一次见到石棺,要不是石棺的造型和棺材如出一辙,还以为是个石头做的大箱子。石棺的棺盖被推开了将近一半,棺内黑乎乎的,不敢想象有什么。他慢慢把身子往近处挪,侧起身子,一寸寸将荧光棒往里探,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石棺内没有古尸,只有一些碎布条。
阿强紧张的心情一下子就释然了,没想到那些盗墓贼不只盗陪葬品,连古尸也盗,这样反而令他更安心,胆子也就更大了。
见石棺内还是一无所获,阿强接着往里走,也是没走上两步,竟出现了另一具石棺,同样的造型,同样是棺盖被推开了将近一半,同样是瞧不见棺内端倪。他稍稍放下的心再次被吊起来,正犹豫要不要继续的时候,莫名感到前后左右无故多了些什么,整个空间顿时显得非常局促。
美国加州理工学院的地球物理学者乔·克斯文科通过一系列科学实验,证实人类除视觉、听觉、嗅觉、味觉和触觉这五个基本感觉外,还有第六感的存在,即机体觉,通俗称为心觉,比如梦中景象在现实中发生,与某人有心电感应,感觉到周边发生的变化等,能够在潜意识下获得一种感知,有预知未来事物的能力,但这种感觉是在特殊情况下,比如受到强烈刺激或者注意力高度集中的时候才会被激发,是自身无法充分控制和掌握的,缺乏稳定性。古往至今,不乏有预言家、预言书,能够预知几年、几十年、甚至上百上千年将要发生的事情,并不是没有科学道理。
墓室中发懵的阿强,他虽然看不清身边多了什么,但无形中平添了一份神秘,让他浑身不自在,这种奇怪的感觉从来没有过,好像有无数双眼睛正在暗处瞄他,又像是无数双手正从深渊里伸出来。
凝结的空气更加稀薄,整个墓室只有他的呼吸声,一进一出,出现消失……
僵在那里好几分钟,阿强终于鼓起勇气动起来,他紧靠一旁的石棺,把荧光棒丢了出去,在空中飞了两三秒的时间,又在地上滚了一段后不动了,他这回看清楚了,多出来的东西还是石棺,少说还有七八具。
那真是“乌头白,马生角”,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一个墓室内竟然有如此多的石棺,那得有多少人死在这里,听说某些地区有习俗,就是把家族中的亡者合葬在一起,可能就是这个缘故。阿强打小没听说过这片土地上有谁家祖上是这个习俗,看来这个古墓还真是有些年头了。他不仅看到了这么多的石棺,还看到每具棺材都是打开的,如果没有猜错,里面同样没有古尸。他掰弯剩下的一根荧光棒,一一查看,印证了这个想法。
难不成盗墓者不仅是来盗陪葬品,也盗古尸?这东西也值钱,能干什么,太离谱了吧!阿强越想越恶心,越恶心就越想,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到了一条甬道前。甬道狭窄而悠长,被黑暗整个吞噬不剩。听人说,老底子古墓里一般都是墓门、甬道、墓室三部分构成,那么过了甬道,不就是墓门了么,“门”会不会开着?
阿强不知道哪来的幼稚想法,糊涂的把阳宅的门和阴宅的门混为一谈了,以为有门就能随意进出了,可也不怪他,一无所获不说,还身陷囹圄,换谁都没有那么沉着。
阿强快步往甬道里走,走出三四米,真是后悔莫及,吓得他差点尿裤子,只见道路被大量横七竖八的干尸阻挡,这些干尸就像柴火一样堆积在一起,把甬道堵得死死的,每具干尸眼窝深陷,牙口暴露,披头散发,四肢僵直,极现狰狞之状。
阿强吓得说不出话来,连滚带爬往回退,一口气又跑回地洞。
喘匀了粗气,阿强还不忘往回多看几眼,生怕有东西跑出来,暗忖那些狗娘养的盗墓贼挖坟掘墓不成,还摆弄干尸用来吓唬人,真是缺德缺到姥姥家了。
话说阿强的心情还未平复几分,就瞧见有道影子在洞壁来回晃悠,抬头一看,好家伙,一个人影在洞口上站立,正在摇头晃脑往下面俯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回过神来,才认出上面站着一个人,他才敢大声呼救。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先前不见的巧儿。巧儿还问阿强为什么掉进洞里了,阿强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你我还掉不下来呢。
盗墓贼遗留的麻绳成了阿强的救命稻草,在巧儿的帮忙下,阿强顺利爬出了洞口,这时候天已经放晴,光线比较充足,但见巧儿浑身泥巴,脸上手上都是,看来也遭遇了什么意外。
爬出洞外,阿强第一时间问巧儿刚才去哪了,有没有找到他家男人,巧儿却“吧嗒吧嗒”掉起眼泪,抿起嘴唇,装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阿强见她这副样子,八成是没有找到,于是拉着她找返程的路。说来也怪,不到五分钟,两人便走出了紫竹林,而且刚好是在摩托车停放的位置,真是邪门。
返回村子的路上,阿强开得比较慢,雨天路滑,不想再摔一跤,有心劝说巧儿也不要着急,或许孙酒鬼是被别人救了,还是先回村问问人再说。
可回到村委会把事情一说,四下里一问,根本没有人发现过孙酒鬼的踪迹,村支书还责怪两人自作主张,应该先通知村委会,就凭他们两人单枪匹马就去紫竹林,真是活腻味了。
阿强不知道村支书所指何意,原来是派出所最近发现在紫竹林内有一伙盗墓者出没,已经在周围加强布控,不管是谁,只要出入紫竹林,不由分说,先抓后审。听了这话,阿强是一脑门子的汗,还好什么也没拿,来回也没人看见,不然真是百口莫辩了。虽然嘴上没说,但他掉入盗洞的事,巧儿是知道的,万一说漏了嘴,那是知情不报,同样是违法。阿强想偷偷先和巧儿打声招呼,可一转眼,巧儿又不见了,这人比兔子还跑得快。
挨了村支书一顿批后,阿强垂头丧气回了家,小梅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都不知道怎么回答这次的经历,是又饥又困,只想吃口饱饭,睡个囫囵觉。
这件事过去后的两天,村子又热闹起来,不是有人失踪,而是有人疯了,这人是巧儿。听那些扯闲天的村妇说,巧儿自从那天从紫竹林回来后,当晚是挨家挨户敲门,又说她在某某地方见到了孙酒鬼,让人家一起去找,其中就有明眼人看出巧儿不对劲,说话时候前言不搭后语,一问三不答,只是重复几句话,这不就是得了臆症么。村子小,阿强和巧儿一同去紫竹林找孙酒鬼又无功而返的事被传得街知巷闻,一联想,都认定这人疯了。
好景不长,巧儿的疯病越闹越凶,不管白天还是黑夜,逢人便拽,没人敢和她亲近,包括孙家的亲戚们。村委会同情她的境遇,接她去精神病院,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病没有完全看好,但没有像以前那么疯癫了,能够像正常人一样生活起居,只是看人的眼神像是要把人看穿似的。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巧儿自疯了以后,没人再叫她这个好听的名字了,虽然孙酒鬼始终生死未卜,但孙寡妇的名号已经在三姑六婆中流传,很快传遍了各村各道。
何谓“三姑六婆”,三姑是尼姑、道姑、卦姑,都是修行之人,有一定的信仰,六婆是牙婆、媒婆、师婆、虔婆、药婆、稳婆,半善半恶之间,却有一定职业技能,在古代,女人能从事的职业不多,抛头露面更是为人所不齿,和礼教法度违背,所以名声都好不到哪里去,正因为如此,清代小说家在其著作《镜花缘》第十二回中写道:吾闻贵地有三姑六婆,一经招引入门,妇女无知,往往为其所害,或哄骗银钱,或拐带衣物。……古人于妇女之言,尚且如此谨慎,况三姑六婆,里外搬弄是非,何能不生事端?……以三姑六婆视为寇仇,诸事预为防范……
可见,三姑六婆的名声在清代已经好不到哪里去了,到了现今,更加成为爱扯闲话的市井妇人的代名词。
巧儿转眼成了孙寡妇,正所谓寡妇门前是非多,见她年纪轻轻,独守空房,村里的男人们可就热闹了,这人啊,就是喜欢别人家的东西,俗话说,孩子是自己的好,媳妇是人家的好,巧儿年轻漂亮,况且还没有生过孩子,身材凹凸有致,皮肤白皙光滑,可馋死这些男人们,尤其是光棍们了。
偏偏巧儿有病在身,还不是普通的毛病,男人们只敢远观不敢近瞧,嘴上心里过过瘾罢了,那真是一个苦命的女人。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鬼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