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鬼影文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八章 裁缝铺(三)

阴绣 by 青灯掌柜

转过天来,一大早上,龙五就被陈灵均摇醒了。

“该出门了。”陈灵均柔声说道。

龙五哪敢不听,翻身坐起来,随便洗了一把脸,就跟着陈灵均出了门。

这二人一出门,反倒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一来大家都觉得,龙五这样的二流子都能娶上媳妇,那真是铁树都能开花了。

二来这陈灵均也是忒漂亮,走在街上,没有男人不回头的。

三来这两个人的差距实在太大,看上去也不般配,这陈灵均穿上鞋,足足比龙五高出去半个头。再加上陈陈灵均的一身衣服,全是上好的缎子面料子,而龙五却粗布麻衣,寒酸的不行。

所以街上的人都议论纷纷,说是龙五攀上了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给人家做了跟班的。

龙五哪里能听得这话,挥着手嚷道:“看你娘的屁,这是老子媳妇!”

陈灵均只是笑了笑,也没有过多的阻拦。

说话间,二人就已经来至东市口的那家门脸前面。

龙五上眼睛一瞧,这里简直和昨儿晚上的门脸有天壤之别。

昨儿晚上那大门还完好无缺呢,今儿就破败不堪了。

陈灵均推开门,走了进去,院子里衰败的景象比起陈家后院儿来,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

龙五有些嫌弃地扒拉了两下齐腰高的杂草:“这地儿一看就不旺财,我说媳妇儿,你怎么想起来租这么个地方了?”

陈灵均神神秘秘地一笑,又把龙五昨天赚来的一块大洋塞回给了龙五:“去去去,过两条街有一个做牌匾的,老师傅手艺好,你去给我做一块扁回来,要白底黑字的,就写龙正裁缝铺。”

龙五一听,只觉得自己媳妇儿在瞎胡闹,但是为了哄着媳妇儿高兴,什么事儿他也愿意做。

于是走了两条街,还真有一家做牌匾的,门口堆放的大大小小的,都是牌匾,还有一些什么廉政勤明的牌匾堆放在门口,估计是新政府上任之前,有人做了想送给县太爷的。

可惜啊,牌匾还没送出去呢,县太爷就没了。

牌匾底下坐着一个老头,正一口一口的抽着旱烟袋。

龙五走过去,也没客气:“老头儿,你这是做牌匾不?”

老头斜着眼睛看了龙五一眼,也没说话。

龙五这一下可急了,想他龙五爷向来都是别人惯着他,他什么时候受过气?

着一股心火上来,烧的龙五是没抓没挠,一脚就踹碎了旁边的匾额。

老头又看了龙五一眼,把旱烟袋在鞋底儿敲了敲:“老子做牌匾的时候,乾隆爷还没出生呢,轮得到你在我这大呼小叫的?”

龙五一听,只当是老头跟他开玩笑,也就没往心里去:“我媳妇儿让我来做牌匾的。”

说完就把那一块大洋往老头脚边上一扔。

老头也没捡,转身回了屋里:“要做个啥样的?”

“写龙正裁缝铺,白底黑字的。”

老头一听这话,脸上的神色倒是怪异起来:“白底黑字……你们做寿衣的?”

“做你娘的寿衣,说话吉利点儿!”龙五骂道。

老头也就不再说话,咔吱咔吱的据开了一块木头,毛笔大字写了龙正裁缝几个字,遒劲有力,动手刻匾的时候更是干净利落。

不出两个时辰,一块牌匾就做好了,上浆刷漆,这才算是完事儿。

等到龙五把牌匾扛回门脸的时候,院子内外已经被陈灵均打点妥当了,就连大门都换好了。

“哎呦喂,我媳妇真行。”龙五夸赞道。

陈灵均倒是没领他这情,催促着龙五赶紧把牌匾挂到门上去。

龙五从来就不是什么做生意的人,暗地里还寻思,这年头,世道不好,人家里穿的衣服都是补丁摞着补丁,哪儿还有人做得起新衣服呢?

又想起牌匾铺的老头说,这是做寿衣才用这样的牌匾呢,心里多少有点犯膈应。

陈灵均倒是没说什么,两只手往衣服上面一蹭,走了出来。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鬼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