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鬼影文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二章 剪刀呢

阴绣 by 青灯掌柜

说来也是奇怪,这陈家好歹也是大户人家。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怎的这么大的家业就只剩下了这样的一个空壳子呢?

很快,抄家的在陈家什么也没找到的消息就不胫而走。人们的关注点也从陈正则的死转移到了陈家的财产上面。

甚至有人说,这陈家不是没钱,而是有一个金库,那钱啊,都存在金库里面了。可是说到这金库在哪,就没人能说得清楚了,只是猜测着,大抵是在地下吧。于是便又有了一个消息,说陈家的金库就在陈家下面,那里面有几辈子都吃不完的财宝。

还没等入夜,就已经有人摸进陈家去找那些所谓的宝藏了。且说这陈家已经被犯了个底儿朝天,再进去的人无一例外的,都开始搜索起地下的东西了。

陈家的格局有些奇怪,这是一座四合的院子,进门并没有影壁。这在风水上是相当忌讳的,因为煞气没什么挡头,会直接冲进厅堂。中间的天井并没有寻常人家的陈设,反而只有一口枯井。那口井的井口相当小,小到只能容纳一人钻过去。

翻遍了整个陈家之后,众人自然将目光落在了这口井上面。井下面黑漆漆的,也听不见水声,只是不断往外冒着寒气。低头向里面望过去,只觉得浑身都是鸡皮疙瘩。只不过现在这些人,都已经被金子蒙了眼,有的人甚至已经开始琢磨,找到那些金条该怎么花了。

几经商量之后,众人决定,先由一个人下去探一探,如果有东西,那么再轮流下去拿。因为第一个下去的人比较冒险,所以由他拿两次。

可是说道谁先下去,大家便都不做声了。

“怂包,我来!”话音刚落,便从人群之中钻出一个汉子,这汉子身形瘦小,尖嘴猴腮。

这个人邻里邻居的也都认识,从小便不知姓什么,偏偏他说自己是真龙之子,排行第五,所以让大家叫他龙五。可是他是一个游手好闲的混混,平日里偷鸡摸狗,最是爱些小便宜的。今日既然他愿意冒这个险,大家自然也是愿意的,一来,若是下面真有什么凶险,遭难的也是他,不会伤及无辜。二来,若是下面真有什么宝贝,让他去取两次也够他吃上一阵子,不用再骚扰邻里。

龙五将粗麻绳缠在腰上,上头由几个邻居拉着,一点一点往下顺。他摸着井壁,苔藓都已经干死了,,也不知多久没有过水了。不多时,龙五已然被放到井底,他划亮了一根洋火,仔细观察着井下,这下面倒是也没什么值钱的宝贝,都是些干涸的水草。

“喂!这下面,什么都没有呀!”龙五大声嚷了一声。

可是上面竟然空空荡荡,没有了回音。

龙五的汗毛一下就竖起来了,难不成这帮鳖孙扔下自己跑了?转念一想又不太可能,这群人不可能对唾手可得的宝贝就这样放手。

“喂!这下面都是金子啊!”龙五改变了口径,再次嚷道。

仍旧是死一般的寂静。

龙五慌了,扯了扯腰间的绳子,竟然顺着井壁溜了下来。

“哎!把我,把我拉上去啊!狗娘养的你们,怎么的扔下老子就跑了啊。”龙五一边恨着,一边哭骂道。

要说这龙五也不是一般的人,哭骂了一阵子竟然也就安静下来,他暗暗思忖着,好在这井的四壁打磨的并不光滑,又有干涸的苔藓增加摩擦,说不准的还能爬出去。

于是他将麻绳缠在自己的两只脚上,像只蛤蟆一样,两脚两手撑着井壁,一点一点往上蹭。

求生的本能几乎超越了物理定律,也不知过了多久,只是他的手抖已经磨得破皮了,才依稀看见井口。

他努力将一只手伸出井口,扣住边沿,一使劲儿,脑袋也钻了出来。

然而……他看到的,眼前恐怖的景象,足以让他后悔从这口井里面钻出来!

那是……陈正则,他正坐在院子中央,抱着那个笸箩,一圈儿一圈儿地往自己脖子上缝线。他似乎是听到了后面的响动,幽幽回过头,那线就崩开了。铁青的脸色毫无生机,半晌,陈正则突然开口问道:“你,看见我的剪刀了么?”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鬼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