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鬼影文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一章 断头台

阴绣 by 青灯掌柜

时局动荡,内忧外患。军阀割据,好好的山河已经支离破碎。大头兵没事儿就会在街上乱抓人,复辟帝制之后更是有增无减,抓到可疑的人就会被推到菜市口,少不了一刀断头。

“哎,听说了吗?老陈家那二少爷午时就要被处斩了。”

“可不是,听说是加入了一个什么……革命……”

“哎呦,这话可不敢乱说啊,当心被抓了去。要说这好人不长命呢。这二少爷可没少接济穷苦人。”

虽然这件事情已经变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唏嘘惋惜的人也不少,不过更多的,则是想看看热闹罢了。

正午时分,陈正则被五花大绑的押赴刑场。断头台旁早就里三层外三层地围满了人,见到官兵压着陈正则过来,人群主动让出了一条路,生怕惹了晦气。这里面也不乏一些受过陈家恩惠的,却也都躲得远远地,稍显鄙夷地看着。

要说这陈家,当年也是一等一的大户人家。门头的陈府匾额是先帝御赐,以示恩宠。只可惜,陈家的老爷太太去得早,大少爷出门经商路遇悍匪,落得尸骨无存。这陈家也就家道中落,只剩下一副空架子。

监斩官远远坐在案几之后,看了看时辰,抽了一根令牌扔了下去:“斩!”

那年轻的刽子手瘦的皮包着骨,得令之后也不含糊,举刀便朝着陈二少的脖子砍过去。

“哐啷”一声,就像是砍在了钢板上。刀刃飞出去几米远,正钉在监斩官面前的案几上。

那监斩官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

断头台下,众人纷纷念叨着陈二少命不该绝。

陈二少细眯起眼睛,回头看了看那刽子手。大张着嘴最终只是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啊——”。

年轻的刽子手看得清楚,陈二少的嘴里竟然空空荡荡,舌头竟然已经被割了去。

一旁年纪稍长的刽子手也惊出一身冷汗,打着赤膊,一口烈酒喷在刀刃上,俯下身子贴着陈二少耳语道:“老子斩人无数,什么样儿的恶人我都见过!你也别怪我,将来做了鬼也去找那个判你的人。我给你留个全尸,算是咱们俩的交情。”

言罢,手起刀落。那白刃上竟然没有一丝血迹。陈二少的脖子耷拉到一边,只在喉咙处还连着一点皮。过了半晌,鲜红的血才从腔子里面喷出来,而陈二少的尸身则就那么一直保持着跪立的姿势,死活没有倒下去。

众人纷纷说,这是陈二少心有不甘。

监斩官一看人已经死了,他又来了精神,两步窜上断头台,一脚踹在陈二少的尸身上面:“死都死了还杵在这吓人!”

谁想到,那陈二少的尸身突然抬起手,一把抓住监斩官的脚。

“诈尸啦!”看热闹的人见了,吓得顿时四散,年纪大一点的刽子手早就跳下断头台跑了。年纪轻的那个,被吓得尿了裤子。至于那个监斩官,一口黑血喷在尸体上,直接被吓破了胆,死了。

诈尸的消息闹得沸沸扬扬,没人敢去收尸。正午的毒日头晒着两具尸体,没多久就开始发臭,招来了不少苍蝇。

抄家的更是不理会这些,吵吵嚷嚷的几十号人,在陈家大宅里面只搜罗出两根金条和几块银元。再就是一些老家具和一个针线笸箩。

“真晦气!这么大的房子只有这点钱,让兄弟几个吃什么?”其中一个大头兵骂骂咧咧地把针线笸箩扔出了门,带着金条和银元打算交差。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鬼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