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鬼影文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档案、精神病院、郑建国

猫的幻想世界 by 笑天猫

前言:

首先我想告诉大家的是:这一段时间我遇到了很多令我心悸的事情。可能是因为我的职业原因,我的神经也相对敏感。回想起来,自从我着手调查这个事件起,一些怪事便在我身边潜移默化的发生着。

“引子:郑建国”中的录音信息想必您应该已经过目了,录音者究竟是郑建国本人、他的主治医师还是另有其人,我不得而知。不过,就像上次所说的一样,我会在随后公开郑建国的档案。

据知情人说,这是从一栋89年就废弃的精神卫生中心档案室的保险箱里翻找出来的。

据说这栋精神病院在89年的一次巨大暴乱中发生火灾,导致大部分病人及医生烧伤烧死。

这里要说说令我心悸的几件事情:郑建国的磁带及治疗档案是在一次火灾的废墟中翻找出来的,为何一份精神病人档案会被单独存放在保险箱中?如果每一次治疗都会被录音记录的话,为何只有这一份磁带被保存下来?录音的内容非常离奇,为何又与之前的记录和录音带相互吻合?

而在柳颖的“日记”以及录音之中都有提到“郑建国”,录音中更是提到了“郑建国”档案的重要性。

整件事的疑问实在太多了。

另外,在与柳倾禹的交流中我们交换到了一些重要的信息,十三年来她也在想办法找她的姐姐柳颖,我想她应该会带来一些后续信息。

再次声明:

如果您了解相关线索,请联系我。

那位神秘人,也请您联系我,因为我遇到了一些困扰的事情,需要您的解释。

为了方便,我将在这里公布一个QQ号:3393627343。

如果您觉得留言区不方便,请加这个QQ号与我联系,谢谢!

所以也请各位一起观看分析郑建国的治疗档案,也许您能找到我无法发现的线索。

以下是郑建国的档案内容:

======================================================

首次病历程录

一、病例特点

患者:郑建国  性别:男   年龄:32岁 家庭状况:单亲(父亲)、未婚

(红色)注:需特殊看护

入院原因:本次因“10天未入睡、凭空闻语扶语10天、狂躁、殴打家人等” 首次入院。

患者参军服役11年,【退役前曾被诊断患有“PTSD”】,即“战后心理综合症”。退役后与患者【父亲】同居,由父亲照看。起初一周左右夜眠差,有梦呓现象,食欲不振,寡言少语。与父亲交流不多,常一人自言自语,有时发呆,一个人时听到耳边有很多人说话。一周后病情严重,失眠,易激动,暴躁,有攻击性,并产生食生肉的行为。双手乱抓,偶尔会发出尖利的叫声,不知做事,常躲在黑暗狭窄环境自言自语。五天后,基本丧失正常交流的能力,喜黑暗环境,持续进食生肉,并拒绝睡眠。被家人拘束方式送至医院,后【静脉注射安定剂90mg(分三次),2分钟后昏迷】,为病人换上拘束衣送至体检室。

病人个人史、家族史无殊。

体格检查:生命体征偏弱,尿酸高,神经系统——————。(被涂黑)

二、诊断与初步诊断:

1、症状标准:有幻听、幻视,思维散漫,紧张。  【癔症】

2、严重标准:社会功能严重受损,无自知力。

3、病程标准:已有精神症状17日

4、排除标准:患者病情加重以来无明显的躯体疾病史,故暂不支持器质性所致精神障碍

5、(?)

初步诊断:(红笔字迹)【精神活性物质】所致精神障碍

三、诊疗计划:

1、精神病护理、精神科监护,普食。

2、苯二氮卓类药剂和多种维生素等药物,并根据病情适当调整药物剂量。

3、对症支持治疗。

4、配合暗示、工娱和脑电生物反馈等综合治疗,以促进患者社会功能早日恢复。

5、————————————————(被涂黑)

6、——————————————————————(被涂黑)

主治医师(签名):    刘予才   

助理医师(签名):董(某某,字迹潦草)

————————————————————————————————————————————————

1989.2.13  今日查房 10:00

安定剂计量耐受程度高于常人,计量大于常人,苏醒时间快于常人。【血液报告显示病人苯二氮卓类残留浓度高】(红字:长期?),大部分血液指标均在标准以外。因病人持续狂躁,厌光,无法进食,考虑是否继续给予安定针,并注射葡萄糖及精神药物等维生,并考虑ECT治疗方案。

1989.2.14  今日查房 10:00

病人持续狂躁,挣扎,已丧失语言功能与辨识能力。注射安定针后拟进行第一次ECT治疗。

1989.2.15  今日查房 10:00

第一次ECT治疗后,病人的狂躁行为已有明显好转,虽然语言功能尚未恢复,但能识别物体,可进食。拟给予流食喂食及生脉静滴,暂不作其它处理,以后复查。

1989.2.16  今日查房 10:00

病人能简单对话,情绪趋于温和,拟解开束缚衣,并转入单人病房。但仍需注意其潜在狂躁倾向,给予流食喂食及生脉静滴,晚8点注射安定,暂不作其它处理,以后复查,治疗同前。

1989.2.17  今日查房 10:00

病人偶发呆滞,自言自语,拟申请使用录音设备。仍需注意其潜在狂躁倾向,给予流食喂食及生脉静滴,晚8点注射安定,暂不作其它处理,以后复查,治疗同前。拟对病人进行第一次心理咨询。

15:30

对病人进行第一次心理咨询,病人有严重癔症,虽恢复语言功能,但社会功能仍未恢复,且仍有间歇性狂躁症状。如病情再次恶化,拟进行第二次ECT治疗。初步诊断精神疾病为PTSD引发,需原始病历给与支持。

(红笔:班长、黑石、任务、吞噬?)

1989.2.18  今日查房 10:00

据值班护士汇报,病人存在睡眠问题,且有梦呓、梦游现象,汇报后注射安定剂后情况好转。病人仍存在严重癔症,恐光,间歇性狂躁。拟进行第二次ECT治疗。

(红笔:原始病历调档申请需主治医师及院方签字。)

1989.2.19  今日查房10:00

第二次电击后,病人情况出现好转,语言及辨识功能基本恢复,能自己进食。偶发呆滞、自言自语等行为。能辨识医师身份,并能询问自我健康状况,意欲交谈。拟进行第二次心理咨询治疗。

15:30 录音

病人对心理咨询表现紧张,不适,除个人基本信息外并未透露太多信息,并一度出现呆滞行为,丧失语言能力。

1989年2月20日  今日查房 10时  主治医师(签字):刘予才

经过一周治疗,病人身体机能有所恢复,可自己进食,已配正常膳食,但对肉类兴趣明显高于蔬菜,厌恶蔬菜,每日仍需定量输液以平衡营养。偶有夜游现象,所幸夜间少有狂躁症状发生。对阳光敏感,少睡眠,需借助安定类药物才可睡眠三小时以上,仍有梦呓现象发生。为防止病人再次出现狂躁,拟换回束缚衣,严加看护。

15时半 录音(作者按:根据内容推测应该是引子中的录音内容)

病人对世界认知崩塌,出现人格障碍问题,可以从ECT诊疗等手段推测,患有不详类型的精神分裂的可能性很大。拟进行第三次ECT治疗,并加大安定剂的剂量与间隔以促进病人睡眠。

(红笔,推测是董医生的后记:刘博导国外考察回院后立即对病人进行治疗,且以“不需要”的理由拒绝对病人调档,原因不详。病人已在恢复阶段,不建议强效治疗,可能发生副作用。且从录音判断,病人心理原因明显,应进行心理疏导。)

1989年2月21日  今日查房 10时  主治医师(签字):刘予才

病人出现狂躁症状,在注射90ml苯二氮卓类安定剂后昏迷,拟在下午进行第三次ECT诊疗。

————————————————————————————————————————————————

病例已移交于主治医师刘予才同志全权负责。

院长(签字潦草):某某某

1989年2月28日

————————————————————————————————————————————————

以下为红笔,由董医生记录:

1989.3.5

再次见到病人已是他第五次进行ECT治疗了,从形体可看出病人严重营养不足,精神恍惚。虽然我已经被禁止与该为病人直接接触,但仍被他的精神忍耐力所折服。这位病人是我接触过的最奇异的病人,其治疗等级从入院起便为最优,到刘博导接收后,保密等级也升至最高。这不得不让我开始怀疑,病人所讲述的事情是否真实发生。

P.S.:从院内消息得知,组织已将郑建国原始病例档案转交至刘博导处,这令我费解,同时也令我好奇:原始档案中所记载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内容?希望我能得到答案。

1989.3.10

在一次由病人看管不利而引发的骚乱中,我偷偷进入了刘博导的办公室,意图继续探究病人的病理资料。令我吃惊的是,治疗方案竟是脑部解剖手术与大脑皮层刺激实验!就目前的医疗条件而言,我院根本没有进行脑部手术的条件与设备!This is madness!Murder!

我决定制造一起骚乱,在动乱中寻求真相,不就是我一直在做的事情吗?

祝我好运。

1989.3.20

最近总感觉有一个陌生的女护士盯着我,她的脸很白,很长,表情木衲。我有时甚至以为她是我院的某位精神病患,但从她交接班、登记等事宜一切如常的表现上来看,的确像是本院的护士,但我发誓我以前从未见过她。也许是新来的?对我比较陌生?

不,不可能,她的眼睛里闪烁着危险的信号,她总是出现在我的周围,甚至在我去吃饭的路上、宿舍对面楼道的窗户里。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我被组织盯上了吗?不会吧,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精神医师,危险的“叛国”份子(笑)。

距离手术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我希望我能做些什么。

至少了解到真相。

动作要快。

祝我好运。

1989.X.X (字迹潦草)

太晚了

郑建国已经死了

解剖手术未有收获

我被盯上了

白脸女人

无法逃离

ZB205411 真的

黑洞

我们

都会

吞噬

逃——————————————————————

………………………………………………………………………………………………………………………………………………………………………………………………………………………………………………………………………………………………………………………………………………………………………………………………………………………………

========================================================

后记:

以上便是病例的整个内容。

很巧的是,最近也有一个脸很长的女人出现在我的周围。

起初(我能回想起来的),是一张在我等待地铁时一闪即逝的脸。我记得那天我起晚了,地铁开得很快,从我的眼前呼啸而过。望着绝尘而去的地铁,深深印在我脑海里的,确是一张陌生的,古怪的,女人的脸。奇怪的是,至少遇见她两次了,她的长相与衣着我完全记不清,只能依稀记得她的脸很白,很长,没有血色,没有表情。

但是我隐约知道,她在注视我。

这就是我之前所说的,令自己困扰的事情,这是题外话,希望在今后的日子不要成为一种威胁。(但我怎么总觉得这种畅想是徒劳的呢?呵呵)

从这份档案来看,郑建国的档案显然是不完整的,某些重要信息明显被隐藏了,我需要从我的关系中寻找进一步的线索,希望这能对我起到一些帮助。

自从接触到这份档案,我似乎明白,我是逃离不出这个怪圈的。

我,似乎在和时间进行着一种恐怖的赛跑,而我的对手,是一个我看不清的存在,巨大而黑暗。

命由天定,而天地不仁。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希望知情人看到这份档案后,能够与我联系,谢谢!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鬼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