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鬼影文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看海

看海 by 蛋花熙

大雨滂沱的夜。

“小溪?”他推开门,见来人是我十分惊讶。

“新野......”我哽咽地叫着他的名字。

“下这么大的雨你怎么就这么跑来了,都不知道打伞吗?万一感冒发烧怎么办?”看到我手中的雨伞,他叹息道:“像个孩子一样,连伞都打不好。快进来吧。”

我向屋里探了探头,有些犹豫。

“进来吧,裴裴不在。”

“新越,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前脚走你后脚就领人来家里?”尖细的女声突兀地响彻在狭窄的楼道里,声控灯亮了。

“裴裴?”新野皱起了眉头,这表示他已经有些不悦。

很好,至少你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幸福。我转过身去,好让方裴看清我的脸。

“是你啊小溪。”

这前女友趁我不在大半夜浑身湿透的跑来,你们是想来个旧情复燃?

我脸上满是局促不安:“我还是走吧,你们不要吵架。”

“我送你吧。”他说着,转身准备拿伞。

方裴暴怒地提高了音量:你敢!

“还是我去吧。”

我委屈地低下了头,小声道:“没关系,我自己可以的......再见。”说完头也不回跑下了楼。

我在楼下等了三个小时,他没有追来,方裴也没有出来。房间里的灯熄灭了。

为什么?那里明明是我们的家,他曾经只属于我一个人,现在连见一面都像偷鸡摸狗。

不可以,我忍受不了。我失落地转身,却发现方裴就在我的面前。

你在这里站了三个钟头?你在期待些什么?可笑,他已经不要你了,你死乞白赖地跑来是想干什么?难道还想把他抢回去?

“他是我的!要不是因为你他也不会离开我!他说过永远只爱我一个,他还是爱我的!”

那你尽管试试吧。说完她转身上了楼。

我看着她的背影,不自觉握紧了拳。只要你消失了,他还是会回到我身边的。

手机铃声响起,屏幕上显示来电人是新野。

“小溪,你到家了吗?”他温柔的声音从听筒那边传来。

“嗯。”

“刚才真是不好意思啊,裴裴她闹脾气让你见笑了。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刚好路过而已。”

“那好吧,你早点睡吧,晚安。”

新野。

嗯?怎么了?

周末陪我去海边看日出吧。

可是下这么大的雨......好吧,不见不散。

好,不见不散,新野。

我整夜没有睡好,想起我们过去的点点滴滴,我就禁不住心酸的流泪。我们恩爱了四年,可他现在要结婚了,新娘不是我。为什么?我理解不了。

我在海边等了他两天,他没有出现。

阴沉沉的天空与墨色的海水融为一体,豆大的雨点被海风裹挟着一阵阵砸下来,海面上被挖出千万个黑漆漆的洞,转瞬又消失无踪。狂乱的海水一遍遍地冲蚀着我们在沙滩上留下的爱的证明,我们曾在这里写下“forever love”,这是所有热恋的情人来海边必做的傻事。每次我来海边都会凭着记忆在原来的位置重新描摹出来,可是大雨天的海水太过汹涌,我只能一遍一遍地重复着相同的动作,尽管在大自然面前我显得那么卑微。

幸好他没有来,这个鬼天气根本没有太阳。幸好。

可他为什么没有来?说好不见不散的。一定是方裴在搞鬼!一定是她偷听了我们讲电话!当初就是她把新野从我身边抢走的,她害怕新野回到我身边,一定是这样!罪无可恕!

我约了方裴到我的工作室,大学时她一直要我照着她的样子做一尊雕像。我从不为人做塑像,因为我会按照真人比例去做,那是件及其复杂困难的工程。

你今天约我做什么?

方裴看我的表情总是这样傲慢。

我整理着手里的工具,对她说:“你先做下喝杯咖啡吧,马上就好。”

她面前的咖啡已经喝完,面上带着不耐,你到底找我来干什么?

我放下手里的工具,笑着说:“可以了。”

我拉开椅子坐下,问道:“听说你和新野要结婚了?”

方裴左边嘴角向上撩起,讥笑道:怎么?我想你不是要祝福我们吧,我可知道你一直对新野......她的话还没说完,突然如鲠在喉发不出声音,舌头在嘴里抽动着说不出话来。

我抚着额头低声笑道,“我当然没有祝福你的意思,毕竟当初从我身边抢走他的人是你——啊,是不是觉得舌头麻麻的?为了那点麻醉剂我可是费了不少功夫呢~”

方裴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面孔变得狰狞可怖,我有些惋惜:“不要摆出这副表情,会影响我创作的。哦,对了,还没和你说呢,我打算用你的骨血给你做个雕像当做新婚贺礼,你不是一直想要来着?”

她惊恐地瘫软在椅子下,试图使出力气向外爬,样子看起来实在好笑。

我手托着下巴端详着她挣扎的模样,好言劝道:“都说了不要这样子,快摆个你喜欢的姿势让我看看,让客户满意是我的工作职责。算了算了,反正你的身体会慢慢僵硬,到时候我再看看你最自然的状态做调整吧。”

方裴保持着向外爬的姿势不动了,我费力的将她扶起来,地上有她刚刚断裂的指甲和几道抓痕。

我将备好的石膏粉精心地涂抹在她的脚上、腿上、腰部、胸口、脖子,她的全身像是披着乳白色的厚重铠甲,扭曲的五官昭示了战争的可怕。

“放心,你会成为我最完美的作品。”说着,我将手伸向了她的脸颊。

一个月后,我完成了这幅作品去见新野,方裴被我藏在我工作室的墙后,这是我为他准备的惊喜。新野的脸上没有任何憔悴悲伤的神情,我确定方裴对他来说可有可无,果然他一直都是爱我的。我温柔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不由得笑了。

“小溪,你在笑什么?有什么开心事吗?”新野好奇地问我。

“没什么,就是最近做了件礼物想要送给你,只是不知道你喜不喜欢。”说完这话,我面上烫的厉害。

“礼物?是——不好意思啊小溪,我先接下电话。”他站起来走到一边去听电话,脸上带着我熟悉的宠溺表情。

我的心抽痛了一下,这是他对喜爱的人才会有的语气和表情。电话那端的人不可能是我和方裴。

方裴,这个人这么快就有了新欢,你失踪了这么久他都没有寻找过,他根本不顾你的死活。或许我们对他来说都只是随时可弃的包袱吧,他从来没有真正爱过一个人,你我都是可怜人。

新野结束通话后朝我走来,满是歉意地说:“对不起小溪,本来说好陪你的,可是家里出了点事要回去一趟,不介意的话我先回去了,改天联系。”

介意,非常介意。介意你丢下我去陪一个又一个女人,介意你说好不见不散却把我一个人丢在海边,介意你明明做不到还一次次食言!

“我没关系的,你快回去吧。”我攥紧了手上的提包,努力平静着,目送他的身影离开我的视线。

新野,你这个傻瓜。

我回到了工作室,方裴藏身的墙后传来她用指甲挠墙的声音很让人不爽。我推开那道机关墙,方裴乳白色的眼眶中流下了红色的血泪,想起刚刚的事让我不能自控的愤怒,对她喝道:“你哭什么!恨他抛下你吗?当初你抢走新野的时候难道没想过你会有今日吗!”

抢走他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那些女人根本不配拥有新野!他永远属于我!

“新野,这周末你有时间吗?”我打电话给新野。

“这周末?恩......有时间的,怎么了?”

“是这样的,我本来约了朋友陪我去海边看日出的,可是那个朋友和别人在一起不能陪我了,你可以陪我去吗?回来送你一份大礼,好不好?”拜托了,新野。

他犹豫了一下,我想或许是他的新欢让他过分伤神不能立刻就答应罢。

“那好吧,难道你有好心情,就这一次,下不为例哦,不然裴裴会不高兴的。”他答应了。

“太好了,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

我和新野很可能趁此机会复合,方裴当然会不高兴,可是死人的情绪不需要在意。我扭头看着方裴的雕像,笑道:“你等着看吧,新野会回到我身边的。”方裴的雕像拼命晃动着抗议我,我扁了扁嘴:“别这样,万一摔碎了到时候就不能送给新野了,就算变成雕像你也想一直陪在他身边吧,那就给我老老实实呆着!”

周六,我将工作室好好打扫了一通,将方裴严严实实盖了起来,想起她曾在地板上留下的抓痕,去找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被处理过了,我感觉有些奇怪。

周末,海边。

我从凌晨三点开车来到这里,于太阳完全升起前终于等到了新野。他果然还是爱我的新野。

“新野!你来了~”我高兴地挥舞着手臂。

他慢吞吞地走来,脸上带着明显的倦意,打着哈欠道:“小溪你的兴致真高啊,怎么想起来海边看日出?”

“是啊,很久没这么开心了。突然起这么早,你已经不习惯了罢。”

“确实是,上次好像是——送走我哥那天罢。”

“你哥?你不是说是弟弟吗?怎么又在开我的玩笑呢,你再这么说我就要生气啦!”

“哎,不说了,往事无须再提只会徒增伤悲罢了。”

“伤悲?过去你过得不开心吗?和我在一起你觉得伤心吗?难道和方裴在一起你就天天快乐!?你怎么可以这样将我们的回忆全盘否定,那不仅仅是你一个人的回忆。难道你忘记曾经对我说过的话吗?果然全部都是鬼话,如果世上有鬼的话为什么不抓走你们这些满嘴海誓山盟海枯石烂的骗子!还说永远爱我要陪我一直看海,原来只是骗骗我这个傻子而已!”

“我骗你?小溪你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哪里是我搞错了,是你和方裴在一起后就把我们的过去忘得一干二净,罔我还信以为真以为你只是被一时迷惑。”

“小溪,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

“你怎么不明白?难道你忘了我们大学四年的时光吗?你每个周末都会风雨无阻陪我来这里看日出的,你说过会一直陪我看海的!你看,这里还有我们一起写的forever love,你说过会永远爱我的啊!你怎么可以不记得?你为什么不记得了?上次我还打电话给你让你陪我来海边,说好不见不散可是你爽约了啊,那天还下着大雨我在这里等了你两天。”

我不相信这话是从他口中说出的,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将我们过去那四年忘得一干二净!

“小溪,你没有给我打过电话。你先冷静,冷静下来。我知道你一直不愿接受事实,可是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已经不能挽回了。”

“不,不,不是这样的,明明......”来不及争辩,我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我醒来的时候,新野守在我的身边,他将我送回了工作室。他站在方裴的雕像前,问我:“这是你说的送我的大礼吗?”

我反应有些迟钝,半响才点了点头。

他揭开了雕像上的白布,方裴的样子暴露在他眼前,他先是吃了一惊,然后惊喜道:“是裴裴啊,做的好像,原来这就是你说的大礼,真的是好用心,简直栩栩如生。一会儿裴裴来了一定很开心。”

“什么?”

“新越~”方裴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说曹操曹操到啊,裴裴,快来看,小溪给你做了人像。”

“真的耶,谢谢你小溪。感觉好点了吗?”

方裴向我靠了过来,我看到她的脸时脑袋里一片空白,那天工作室里发生的一切拼命挤进我的脑海中,我禁不住呕吐起来。我快要将苦胆吐了出来,额头上的青筋暴起,大脑如撕裂般疼痛——方裴的尸体,方裴的雕像,新野的电话......

“新越!小溪她这是怎么了?”

新越!?

“小溪,你怎么了?”

我扯开新野的衣服,没有,没有!新野的腰上是有一颗痣的,他是新越!他是新野的孪生弟弟!

“新野,新野呢?新野在哪儿?为什么你在这里,让他来见我!”我歇斯底里地喊着。

“小溪你醒一醒!我哥已经过世了,你难道不记得了吗?!为什么到现在你还执著于此?”

过世?新野过世了?我的头皮一阵发麻,胸口闷地喘不过气,大脑开始缺氧,脖子像被人掐住一样堵地厉害,双手发凉,四肢失去了力气动弹不得。我好难过,想喊发不出声音,就像方裴死前挣扎那样,我只能悲伤地流着眼泪。

我陷入了沉睡之中。

我想起了新野,他是我大学时期的恋人。我们都不会水,但是最喜爱海边的日出。我们约定了每个周末都要到海边,在那里我们约定了要永远在一起,他会一直陪我看海。

后来他死了,死在我眼前。

我是在新野的葬礼上见到新越的。我怀着深深的自责度日如年,新越的出现简直是对我的救赎,我一直认为新野还没有死。

醒来之后,我约了新越到工作室,是时候和过去道别了。

“新野,快坐下,先喝杯咖啡吧。”

“小溪,我知道我哥的死对你打击很大,也知道你一直把我错以为是我哥。可我哥早就溺水而死了,你不是知道的吗?我哥死的前天晚上说过你可能把我错认成他了,你一直以为他说的孪生弟弟是个玩笑,谁知他第二天便自己失足溺水了,以致于他过世后你会产生这样的误解。”

“如果他解释清楚也就不会死,那个傻瓜,临死时还一直在求我谅解。”

“什么意思?”

我抚着额头笑道:“不过在他死那天我就已经原谅他了,毕竟他已经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你能原谅我哥就好,他最爱的人是你,虽然我那时候没有见过你,但是听我哥描述你是个十分浪漫忠贞的女孩子,只是有些偏执,我哥果然了解你啊。”

“不,他不了解。如果他了解,就不会在水里一直哭着哀求我,让我原谅他,要我救救他。”我手托着下巴微笑着说。

“当时你也在?......难道是?!”

我有些遗憾,“对,是我推他下去的,我只是想试试水深不深,倒忘记他怕水了。”

“哎,是我对不起他。他的样子我已经记不起来了,我想为他做尊雕像,你就帮帮我,为我做下模特吧?!想想真的是,好开心呢。”

“小溪,不要,求求你,不——!”

安心睡吧,睡一觉我们就到海边了。

我照着新越的样子为新野做了雕像,样子和他死前一模一样,只是腰间没有那颗痣。那颗痣的样子我实在记不起来,但这些都没有关系,不管是新野还是新越,以后都只会属于我。以后的每个周末我都会带他去海边看日出,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鬼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