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鬼影文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泥垢

磬闻杂集 by 丘阗磬

刘岳背着书包走出校门,数了数今天刚从周云平那要来的钱,够这几天泡网吧的了。每当想起周云平当时的怂样心里就无比痛快,他最烦这样的好学生,学习成绩优异,受各个老师的喜爱和表扬。这使像刘岳这样老师都懒的管的学生很是看不顺眼,就像刘岳说的那样:“打你没有原因,我就是看你不爽!”有了如此正当的理由周云平就成了刘岳的出气筒兼钱包,周云平敢怒不敢言,老师也就没有找过刘岳的麻烦。

  “哎,小兄弟!”刘岳刚把钱收好,身后有人拍了下他右肩。回身一看,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嬉皮笑脸站在身后和他打招呼。男人个子不高,背有点驼,穿了一身花衬衫,宽宽松松的,显得格外瘦。    

  在这个老城区里这样打扮的人见的多了,这类人多是附近退休职工的子女,年轻时候不正干,老了就靠父母房子拆迁的机会捞点油水。平时没事就是吃喝嫖赌,说白了就是老混混。

  虽然刘岳在学校里很横,在外面胆子也不小,可这类老油条可不好惹。“有什么事?”刘岳语气客气。

  “小兄弟,你知道这片哪有网吧吗?”中年人说话流里流气的。

  “前面,过两个路口就看到了。”刘岳指着前方说。  

  “噢…好的!谢谢小兄弟!”说着,男人掏出两根烟,一根递给刘岳。“来,兄弟上根烟。”

  “不用了,我不抽烟。”不是不会,只是在学校门口抽烟实在有些惹眼。

  “不抽烟好啊!嘿嘿…”中年人点上烟笑了起来,露出了一排微黄的牙齿。

  刘岳嗯了一声,不想再搭理这个人便大步朝前走,男人也没再跟上了。刘岳没回家,直接去了网吧选了位置坐下来玩起了游戏。

  “哟,小兄弟真巧啊!”刘岳身旁的椅子被拉开,坐下来位中年人。

  没想到又是那个男人,刘岳不太想理他,只是象征性的嗯了一声作为回复便自顾自的玩游戏了。男人也没说啥,上了会网,看看电影就走了。  

  但没想到的是在这之后这个男人就渐渐融入了刘岳的生活圈,经常见面。有时候在校门口,有时候在网吧里,从点头招呼到递烟寒暄,俩人越来越熟。

  起初,刘岳也想过这人如此接近会不会有什么目的?刘岳旁敲侧击的问过他,男人的回答倒是相当直爽:“哎,兄弟,这就是缘分!我见你第一面,我他妈就感觉你有我年轻时候的英气!就是喜欢!就是想和你交个朋友!”

  对于这样的回答,刘岳也没多想,毕竟自己一个高中生一没钱二没名的,别人也没什么可图的。  

  还有一个不必多想的理由就是这个男人很大方,俩人出去玩基本都是男人付钱。吃饭、泡吧、泡澡,只要出去玩都是男人付钱,如何好事刘岳还有什么好怀疑的呢?

  不过大人带小孩玩,玩着玩着可就不正经玩了…

  “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老弟,刘岳。”男人嘴里叼着烟含含糊糊的给牌桌上的几个人介绍身旁是刘岳。  男人一一向刘岳介绍在座的几位,刘岳恭维的向几位散烟。  

  “红桃,好久没见你来玩了。怎么样,今天来不来试试手气?”牌桌上的一个胖子笑道。

  “莱哥,玩不过你们老几位啊!今天带我兄弟来玩玩,开开眼。”男人说。  

  “行啊,正好老张刚走,缺一个,让这个小帅哥玩玩!”一旁个高个搭腔。  

  “来,小岳可来几把?”红桃招呼身边的刘岳。  

  刘岳会玩,也想玩。但看看赌桌上一叠叠百元大钞苦笑一声,说:“几位大哥玩的有些大,我怕…”

  “怕什么,小兄弟!你是红桃的兄弟,就是咱哥几个的兄弟,钱都不是事!哥几个一人拿一点给你凑个本,赢了全拿走,输了就算陪我们老几个玩了!”说着莱哥就从赌桌上抽了一打钱扔到空座前。其他几位也掏钱符合,几个老大哥一劝刘岳可就忍不住了。反正不用自己出钱,不玩白不玩。  

  起先几把还真赢,钱花花的往自己面前堆,刘岳有些动心了,他一个高中生哪见过这么多钱。渐渐的开始有输有赢,但没本的买卖怎么都是赚,最后打了五个多小时带本一个赢了两三万。刘岳有意把赢的钱分给几位大哥,也算是客气客气,但几位执意不要。

  “这就是你赢的,都说赢了归你了!拿着!拿着!”在莱哥几人的推辞下刘岳还是把钱收下了,收了钱不要紧,这瘾可就收不住了。只要一放学就来玩,有输有赢。但也不知道是刘岳牌技好还是几位大哥让着他,还总赢。

  有了钱可就不光赌博了,吃喝嫖赌什么都来。不光红桃带着刘岳玩,几位大哥和手下一些无业混混慢慢就跟刘岳混熟了。 没多久,本就上不进去的学就压根不去了, 大哥们有个什么事,跑腿、要债之类也找刘岳去。那帮混混也带着他玩,玩着玩着就染上毒瘾了。

  刘岳知道这个东西沾不得,可年轻人抵不住诱惑和好奇,再加上同伴们都说没有瘾,刘岳便尝试了一下。

  毒品能没有瘾吗?疯癫般的快感便很快的俘虏了他的身体。有输有赢的赌博很快就支持不了他在毒品上的开销了,只能为几个大哥办点脏事来赚点花销。

  会吸毒,你要想赚钱,来的快的就是运毒,刘岳就帮莱哥干这个。运毒销毒对于刘岳已经是老手了,可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的。

  一条刘岳常走的运毒线本是安保松散的安全路线,结果不知怎么了,突然警力倍增,刘岳被逮了个正着。刘岳为了自保供出了红桃和莱哥,作为地头蛇的莱哥随便花了点钱找个借口便把这事推的一干二净,红桃压根找不到这个人。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学校,校长通报此事警示学生,警方也联合学校排查是否有毒品流入校园。对于认识刘岳的很多人来说,刘岳入狱并不出乎意料。在他们心里,像这样学生犯罪入狱都是迟早的事,早进去还不会影响到其他学生,这完全就是为学校除了一大害!

  “周先生,您家周云平虽然之前成绩有些波动,但这个月又进步不少,而且各方面资质都很不错。我们校方决定保送周云平上清华大学。”家长会结束后教导主任特地请周云平的父亲周洪涛到办公室来通知这个好消息。

  “谢谢,那还要感谢学校教的好!”红桃一个劲的恭维教导主任,他没再穿花里胡哨的混混装扮,西服和金丝眼镜让红桃多了分斯文,少了分痞气。

   本文灵感来自东野圭吾的《恶意》,算是我对校园暴力的看法吧。

    —完—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鬼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