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鬼影文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沙子 by 雨化云

“你要干嘛?”我大惊失色的看着面前的人。

但是当我看清楚此人的时候, 我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这个人就好是一具木乃伊,全身都被打着绷带。但他还是拄着拐杖站在我的面前。就这么死死的看着我。虽然他一大半的脸都被绷带遮住,但是我从他的眼睛还是看出了此人就是刘诗扬。我撩了撩头发,来掩饰,刚才的失态。

但是我并没有勇气开口,因为我不知道我现在是以什么样的身份站在他的对面。时间就这么一点一点的过去,听着厕所传来水滴答滴答的声音,我的心也越来越紧。虽然我明白眼前的这个人对我构不成什么威胁,甚至我现在能用一只手就能将他推到。但莫名的紧张感,迅速蔓延开来。

在僵局持续了三四分钟的时候,刘诗扬突然开口了,但是第一句话,就让我惊慌失措“你心里舒服了吗?”

我没有想到我们的开场会是这样。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的这个问题,只能选择继续沉默。可能是他看出来了我的窘态,没有继续问下去。还是这样看着我。我的心里在想我应该怎么说,编造一个什么样的理由来逃过不管是道德,还是法律的惩罚。还没等我想好,他又继续开口了“陪我聊一会吧,龙伶”看到他很疲惫的样子,我点了点头。

“麻烦你去房间把轮椅推出来吧,我现在很累,伤口很疼”虽然看不到他的嘴,但是隔着厚厚的纱布,我能感觉到,他说每句话的时候,嘴角都会不经意的咧一下。

我急忙跑到厕所对面的病房,病房里面黑漆漆的,窗帘拉着,只能通过走廊的灯光照进来,才看清楚一点里面的情况,我看了一下病房里面,嫂子趴在床边睡着,轮椅就放在了门口左边的墙角,我走进去,蹑手蹑脚的把轮椅往后拖。当我拖到门口的时候,突然觉察到有一丝不对劲。我感觉在这个寂静的房间里面,好像有双眼睛在盯着自己,我朝病床方向看了看,嫂子还是趴在床上睡觉。这种诡异的感觉越来越重,我加快了倒退的步伐。就当我快要退到门口的时候,突然从地上发现一个影子,是门口的影子,我回头看了一下,是师傅。他在门口紧紧的盯着我,但奇怪的是,我竟然没有听到他到门口的脚步声,甚至连拐杖声都没有听到。我朝他示意了一下,然后退出门外,轻轻地把门合上。然后把刘诗扬搀扶到轮椅上,推着他径直走向了电梯,然后去了医院后面的公园。

可能是刘诗扬的病情还不是太稳定,一个劲的咳嗽着。我在后面边推着边拍打着他的背。他用力的咳嗽了一下,吐出一口痰。然后示意我停下,他用右手转动着轮子,我明白他是想朝着我,我就走到他的面前。等待他对我的“宣判”

“大伶伶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呢?平时我待你还算不错吧。不能说好,但也没让你受到过什么委屈”

我能听出来他声音里面的无奈,跟委屈。但是这些对我而言,弥补不了我曾经受到过的伤害。

我低头看了看他,透过月光,我看到他的眼睛里面有眼泪在打转。也许换做是我,我也会这样吧,毕竟自己亲爱的徒弟,会这么对待自己,不留余力的把自己置于死地。但是,既然我已经这么做了,我现在就必须告诉他真相。午夜的公园一个人没有,甚至连路灯都已经灭了。如果当我说完实情,他有一丝想要报警,或者不对劲的情况,那我也只好再次起杀心。

“刘诗扬”我直接称呼了他,他似乎感到很意外,想不出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导致连声哥都不喊他。

“你还记的几年前,有个给你写故事的小姑娘吗?他用了大学最后一年所有的精力,来完成的作品,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推辞”他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一直低着头不说话。

“我就这样一天一天的等着,希望自己的作品能跟大家见面,你当时也说这个故事,是你见过最好的故事,你一定会尽力去录制它。我一直选择相信你,到最后我得到了什么。从始至终的欺骗。你竟然还发表到别的网站,还用了自己名字,这真是你写的吗?你问问你自己!”说到最后,我几乎是声嘶力竭,哽咽的蹲下身子。

“对于这件事情我非常抱歉,我知道我的这种不负责任,对你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只是我也有我的苦衷,你先不要哭了,听我说完”他抚摸着我的头,我用袖子擦去了眼泪,然后推着他找了一个长椅上坐了下来。

“龙伶,你应该明白,当时的鬼影刚刚起步,资金方面还都不足,一开始拖着是因为没有资金来给你稿费,直到后来,我也是没有办法,才把你的故事用我自己的名字发布到网上。”他停顿了一下, 似乎是因为说出这样的事情赶到尴尬,他的目光飘忽不定。

“但是不管过去怎么样,至少我现在可以弥过去犯的错误。”

我放下了自己所有的防备,埋头痛哭着,没想到,我做的这么过分。不但没有得到责怪,换来的还是他的歉意,不管之前他的对错,现在的我,对他的恨已经烟消云散。

或许,这就是我们每个人的命运,过去的错误,可能当时我们有说不出口的理由。但是,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

“我以后还可以继续待在鬼影吗?”这是我在将他扶上床的时候问的最后一句话,他笑了笑。我知道,此刻我还是属于鬼影。

两个月后

今天是师傅出院的日子,虽然早就可以出院了。但是,嫂子始终不放心,师傅也只好等到痊愈了才出院。

师傅到家之后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让我过去一起吃个晚饭。我简单收拾了一下,就打车过去了。这顿晚饭并没有出去下馆子,而是在家做的丰富大餐,师父说,在医院这么久,手早就痒了,就想吃一顿自己做的饭。由于师傅刚出院,所以也不能喝酒。只好我跟嫂子两个人喝。

席间,我们谈论了很多东西,比如鬼影的后续发展啊,还有新板块的问题啊,我在一边静静的听着,看着师傅眉飞色舞的讲着,我甚是开心,因为他的心还是在鬼影。

吃过晚饭后,我们喝了一会茶。我看了看表,快十点了,想着让他们早点休息,所以我就起身告别。

“师傅,嫂子,我看天也不早了,你们早点休息吧,我就不打扰了”

“龙伶啊,太晚了,这样,我开车去送你”我师傅也站起身说。

“那怎么行啊,你今天刚出院,还是好好的休息吧,现在外面的出租车还很多,我自己回家就好了。”

“没事,正好我还有些事情要跟你商量一下”师傅边说边穿,拿起车钥匙就往外走。

我看了一眼嫂子,见她也没有阻拦,我就跟着下楼去了。

车并没有开向我家,而是朝着另一条路走去。我还奇怪呢,我回家的路不是这边啊。

“龙伶啊,今天你师傅带你去个特别的地方”

我们在车里闲聊着,而我也纳闷这到底是去哪里。车子顺着一条小路上坡,在拐过几个胡同的时候,前面赫然就是一座山。我们又顺着弯曲的山路向上开着。此时的山上寂静一片。道路两旁的树林,昏暗无比,偶尔几声乌鸦的叫声,证明者这个山里还有生命。我看不到师傅的脸,因为此刻的车灯在这个小山林里面显得那么渺小。

开了十多分钟,车子停了下来。我跟在他后面下了车。呈现在眼前的是城市的全景,万家灯火,还有川流不息的车辆。我回过头看了看他,他保持着笑容。

“龙伶,你来鬼影时间也不短了,从一开始做节目都会紧张到失声,到现在能自己独当一面,这里面的付出,我能看得到”

我很感动他会这么说,说真的,从我进入鬼影这个节目,我就很努力的在做。每天的睡眠也就几个小时,剩下的时间不是看稿子就是录制节目。

“但是,你的那个稿子,当时的反响真的很不错,不管是在业界人士里面,还是在读者里面都是好声如潮,这也是让鬼影更上一层楼的条件之一”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提到以前的事情,我回过头去看他。

“虽然这件事情过去了很多年,但是我每天都在找你。你知道找不到你的日子,我是怎么过的么?每天提心吊胆,我当时也怕,怕你出来告发我,那我就完蛋了,你懂吗?”我看到他的脸色突然阴沉下来。

“知道你出现,虽然当时你改了名字,换了号码,但是你的声音我永远都忘不掉”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跑过来紧紧的掐着我的脖子。

“本来我是想找个机会先弄死你,没想到你却捷足先登了。从我旅游回来就发现你不对劲,我跟我老婆商量了一下,不管我出什么事情都不要报警,除非我死了”他的手在慢慢地用力,我听到这些,心里已经后悔当时的阻拦了,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如今,我弄死你,就再也没有人知道稿子的事情了”我听到他疯狂的笑着,而最后一个,我看到的是他的眼泪在脸颊流过,滴到我的脸上。

夜晚的风是真是凉爽,现在的龙伶估计已经在那个世界了吧,就算我没有掐死他,那这么高的悬崖,掉下去......我冷哼一声,开车就往山下走去。

想着埋藏在心里很多年的隐患终于没了的时候,我也是高兴的哼起了小曲。顺着山路就往回走,现在已经快接近十二点了,只有我的车灯在这山间来回穿梭。穿过来时的胡同,我上了回家的路,由于这是是郊区,加上现在的时间,基本上看不到车了。我慢慢的把车速提了上来,想着快点回家,明天就是新的一天了。

就在即将过下个路口的时候,我左右看了看没有车辆,我就加足了马力。但是,当我行驶到路中央的时候,突然一道刺眼的灯光从横向车道照过来。刚才我什么都没有看到,难道是当我行驶到这个路口的时候才打开的灯光?来不及让我考虑更多,我就觉得自己的身子已经飞出去,我狠狠的摔在地上。我的意识已经模糊了,只能看到我的车已经起火,忽然从头顶传来一阵脚步声。

我看不到他的容貌,甚至他的衣服,我只能看到他的脚趾,只有一半的指甲......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鬼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