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鬼影文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十一章 开业不吉

蒋家小院 by 清水衙门

三十五年前的冬至,小镇发生了两件事,一件大,一件小。

大的是鞑棚山上的鞑棚寺内有位老僧坐化,当时天边出现万丈霓虹。

小的是毛师傅的修理铺开业,当时点了数串炮仗,轰轰隆隆,好不喧嚣。

可惜镇民们一股脑跑上山看热闹,导致铺子开业时,一个来道贺的人都没有,为此,毛师傅一直耿耿于怀。

他不是本地人,是个上门女婿。好不啦的男人做上门女婿,说起来有点挂不住面子,但媳妇一家对他都很好,不嫌弃他是穷苦出生。

话说回来,媳妇一家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天下可没有这么便宜的事。

他媳妇叫查小梓。查家在解放前是地主,不能说为祸乡里吧,也属于专横跋扈的一类人。后来,被咱党打垮了,从此一蹶不振,所幸底子厚,什么都不干,也能维持不错的生计。到了查小梓这一代,也不知先辈做的孽太多得了报应,还是命中注定,查家唯一的血脉查小梓得了瘫症,三岁就下不了地,吃喝拉撒都在屋里。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一转眼,查小梓的年龄到了婚嫁之岁,便找了媒人说亲。说来说去,任凭媒人的巧嘴说得天花乱坠,镇里的年轻小伙子没一个敢答应的。

谁不知道查家有个瘫姑娘。

试想一下,八十年代不比三四十年代,富贵虽有别,但谁也不会连一口热饭都吃不起,娶一个瘫子,这不是给自己找负担么。

要说还是这个媒人有办法,本地不行,那就找外地的,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男人可满天下都是。

最后找到了年轻时的毛师傅。

毛师傅祖籍苏州,先辈遭受战祸逃到上海,说是难民也不为过。因为背井离乡,地位悬殊,在上海只能做些例如澡堂工、擦鞋工之类的底层工作。

毛师傅不是没手艺,从小住在棚户区,左邻右舍都是靠手艺吃饭的人,耳濡目染,清楚知道自己家穷,享不了有文化的福,今后的路只能学手艺挣钱。

当时邻居中有个在街边摆摊子的老鞋匠,每天缝缝补补,生意还不错,他就每天蹲在老鞋匠身边,问长问短。

老鞋匠人好,不嫌弃这孩子,就让他在旁帮忙,有时给个三瓜两枣买糖吃,一来二去,就收了他做徒弟。

毛师傅还有点天分,不到一年,一双巧手就学会了老鞋匠的全部手艺。

就算出师了吧,毛师傅可不认为。

自从亲手修补鞋子后,他就对手上活儿有了浓厚的兴趣。

七十年代中后期,各家各户或多或少都有一两件例如收音机、电扇、缝纫机等的物件,用的人多,自然坏的也多。

坏了怎么办,大都返回厂家,耽误工夫不说,修理价格还贵,因市场需求,大街小巷就出现了一些修理师傅,手艺不论高下,总之能让损坏的物件重新运作起来,而且方便便宜。

毛师傅好学,会钻研,刚开始低声下气问老师傅们求教,后来自己找坏了的物件实验,几年过去,真被他摸索出一些门道。

就算自学成才了吧,毛师傅依然不这么认为。

那些修理铺大都在街边支起个篷,一张桌子,满堆工具,出摊一天,日晒雨淋,辛苦不说,也不体面。

毛师傅就梦想攒钱租个店面,开一家属于自己的修理铺。

要说梦想总有实现的一天,而这一天很快就来临了。

毛师傅有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远亲,和那个媒人相熟,了解了査家的处境,有次回祖籍地祭祖,打听到他在上海混得还不错,听说他也没有对象,就也帮着做起了媒。

查家一听说毛师傅年轻力壮,又有手艺,自然答应得快。

但毛师傅打死不肯,推说还没有想过成家这回事,远亲看出他心里占着另外的事,于是就套他话,最后到底是把他心里的事给勾了出来。

既然知道了缘由,再说就没有废话。

和查家一说,对方毫不吝啬,租房开店铺算什么,只要肯答应,陪嫁一间店面房。

毛师傅表面上犹豫一番,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

婚事就这么成了。

毛师傅“嫁”过来的时候,査家请了很多镇民,他也给小镇带去了很多的第一次。第一次有了上门女婿,第一次有了一家有门面的修理铺。

经过几个月的筹备,冬至一早,八点十八分,修理铺正式开业。

结果就在他开业之前的半小时,大街上人潮涌动,却没有一人是冲着他来的,都是往鞑棚山上跑。

毛师傅一家不明就里,草草收拾一番,自顾营业。

后来到了中午,才从山上稀稀拉拉下来几个人,都是回家吃饭的。

毛师傅心中好奇,就拉住其中一个问道:“木匠大哥,你们这是上哪儿去了呢?”

木匠像看一个外星人似的看着他:“你咋不知道?告诉你外乡人,咱们这有一位得道的高僧,平日里在这鞑棚寺里礼佛祈福,才有小镇如今的安宁,今早儿,高僧圆寂了,我们都去参拜哩!”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好巧不巧怎么偏偏选在这时候,毛师傅心里泛起嘀咕。他一向不参佛、不问道,对鬼神之事无动于衷,但还是被针对了,开业之时死人,大不吉利了。

他的梦想实现之日有了瑕疵。

下午的时候,毛师傅收了两台收音机,一台黑白电视机,捎带一只手电筒。

生意尚算不错,可来的顾客里没有一个说得清物件坏在哪,说起鞑棚寺里的高僧倒是头头是道,一个下午,耳朵里灌了不少关于这位高僧的事迹,件件神奇。

忙到晚上八点多,毛师傅才修理完。

他在店铺前点了一根烟,不由自主地望向被鞑棚山的山林牢牢遮盖的鞑棚寺。

来小镇几个月了,他还没爬过这座山,在他祖籍地,这样的山海了去了,山里的寺庙道观也海了去了,怎么就没有传过出了哪个高僧,哪个宗师。

想必小地方的人自然没见过大世面,都是以讹传讹的谣言罢了。

毛师傅不屑一顾,把烟头一扔,回身进店,刚走两步,身旁无故多出了一个人影……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鬼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